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二十四章 我有体力就行了

第二十四章 我有体力就行了

    见墨倾璃不停的来回摆动,澡桶里的水花溅在沐天琅的眼里,湛蓝的眸子里略过一抹不悦,双手钳制住墨倾璃的手和脚,“别动。”

    “我我我……我现在……我没体力啊!”半响,墨倾璃红着脸,双眼躲闪的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闻言的沐天琅低声一笑,凑在墨倾璃的耳畔,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墨倾璃的耳垂上,让墨倾璃不由的瑟瑟缩了缩脖子,“我有体力就行了。”

    “你……我……不……不……”要。

    墨倾璃话语还未落下,便感到沐天琅将自己的双、腿、缠、上他壮硕的腰围上,然后身子一挺……

    便这么毫无预兆的进来了。

    墨倾璃咬紧牙关,忍不住闷哼一声,现在的她真是一点力气也没有,推了几次沐天琅,推不开便放弃了挣扎。罢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想到这里,墨倾璃干脆将眼闭着,一副任沐天琅鱼肉的模样。

    见墨倾璃这么一副死人脸毫无感觉的模样,沐天琅将墨倾璃的下巴遏制住,强势的让墨倾璃和他对视,“看着我,不准想别的。”

    说着,便将墨倾璃重重的往上一、顶。墨倾璃忍不住的发出一阵低、吟,听到墨倾璃的声音,沐天琅满意的笑了笑——这才乖嘛!

    --------------------------

    墨倾璃觉得自己浑身都似要散架了般,无力的感觉一阵阵朝墨倾璃袭来,她任由沐天琅摆弄着自己。

    “舒、服吗?”沐天琅撑着胳膊,看着墨倾璃,面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墨倾璃无力说话,只好甩了个大大的白眼给沐天琅,这该死的狼妖,等她恢复了,定把他打回原形,报她这一夜之仇。

    “好好好,我给你吸血好不好吗?”沐天琅也知自己理亏,连忙将自己脖颈凑在墨倾璃的嘴边。

    沐天琅的脖颈处散发出食物的香味,诱、惑着墨倾璃,她吞咽的下口水,而后嘴巴一撇,很有骨气的把头转了过去,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没门。”

    “你咬嘛,你咬。我给你咬。”

    “哼……”墨倾璃冷哼一声。

    “你咬不咬?”沐天琅再次将脖颈主动凑在墨倾璃的嘴巴跟前,但墨倾璃丝毫没有反应,见此沐天琅将墨倾璃的下颚遏制住,将她的牙齿打开。

    而后用指尖将自己的手腕划出一条伤口,新鲜且带着淡蓝色光晕的血液从沐天琅的手腕上流下。

    墨倾璃挣扎的想要摆脱,无奈,她哪还有一丝体力,早就被败光了。或许这就是她附身为人的代价,每次用一丝法力,身体便虚脱大半。如果用稍微强那么一丁点的法术时,直接便倒!!!

    将手腕上滴的血滴入墨倾璃的嘴中,墨倾璃干涸的身体仿佛枯死的小树苗,忽然被浇灌了水一般,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恢复着她身体内的每一处细胞,墨倾璃闭上眼,享受着法力渐渐回归的那种兴奋感。待墨倾璃身体法力渐渐回满,隐隐还有着朝上增长的趋势,这一发现让墨倾璃又是惊,又是喜。

    惊的是,她不懂为何每次吸了沐天琅的血后,自己身体内的能量都会有着丝丝的提高,就如同之前吸风尘灵和逍遥云衍般,他们的血液都有股让墨倾璃不可抗拒的魔力。但墨倾璃吸别人的血液时,却丝毫没有这种现象。她不知,这是好是坏!?

    喜的确是,她附身以来,自己的能量似是被封印住。她现在就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承受不住太重的东西。但他们的血,就如同催长剂般,让她这个“婴儿”越长越大,那么她能动用的法力也就越多。

    或许就不会出现那种仅仅用个小法术,都会让她身体承受不住的情况。

    见墨倾璃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沐天琅收回手腕,由于失血过多,沐天琅身上的法力也在迅速的流失,双手亦渐渐变成暗蓝色的毛爪。

    墨倾璃睁开双眸,墨染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感激之情。

    “你不是不喝我的血的吗?”沐天琅将变成毛爪的手往后缩了缩,他不想让墨倾璃看到,朝墨倾璃戏虐道。

    墨倾璃脸上的笑意还未展开,便就这么僵在了脸上,沐天琅大笑一声,赶紧翻身从chuang、上下来。随手拿起一件衣服便套在了自己身上,看着朝自己面色不善冲过来的墨倾璃,沐天琅丢下一句话,便赶紧一溜烟跑了。

    恢复法力的墨倾璃他是领教过的,这时呆在这里,简直就是找虐。他才没那么笨。

    他走前说,“你老娘过生日,叫你准备,过两天进宫呢!”

    又进宫?

    墨倾璃不愿的皱了皱眉,她讨厌进那个长满了规矩的皇宫,让人压抑的透不过起来。何况,她还在那幽深的皇宫里得罪了一人。搞不好,自己可能又要被他框一次。

    刚出房门,便见月瑶朝她扑来,墨倾璃微微侧身,便让月瑶扑了个空。

    “你做什么?”墨倾璃被月瑶这副模样吓了一跳,怎才一日不见,她便像死了爹娘似的。

    “公主!”月瑶自是不知道墨倾璃想的什么,“噗通”一下跪了下去,将墨倾璃的腿紧紧抱着,“公主,奴婢以为……以为再也看不到公主你了。呜呜……”

    闻言,墨倾璃嘴角抽了抽,“我不就是睡了个觉罢了!”

    她将被月瑶抱住的腿挪了挪,无奈,月瑶抱得紧紧的,她一边抱着墨倾璃的腿,一边泪流满面,“公主,神医说你没救了。呜呜……真是吓死奴婢了,还好公主你没事。神医真是医术了得,公主伤的那么重,也被他救回来了。奴婢真是要好好感谢感谢神医。咿……神医呢?”

    月瑶左右望了望,并未见到沐天琅的影子,不禁疑惑的问出口。

    “沐天琅。”墨倾璃咬牙切齿的叫了出来。她不就是浑身没劲晕了过去呢,这该死的狼妖竟谣传她要死了,看我找到你,不拔了你的皮。

    “阿嚏!”躲在树上吃着野果的沐天琅揉了揉鼻子——估计昨夜运、动太激烈,忘盖被子,感冒了。

    “我没事了,”墨倾璃低头看着哭的一脸伤心的月瑶,无奈扶额,“别哭了,女儿有泪不轻弹!”

    月瑶将脸上的泪抹了抹,“公主说的对,月瑶以后再不哭了。”

    “那你可以将我腿、放开了吧!”墨倾璃显得有些无奈,她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月瑶这么比男性更爱哭的性格呢!

    月瑶将脸上的泪水抹尽,跟在墨倾璃的身后,“公主,我查出来给公主下媚、药的人了!”

    “谁?”墨倾璃想起那夜,那个让自己失、去、第、一次的夜晚,脸色不禁沉了下来。

    “是女皇寝宫的一个宫女。”

    说完,月瑶抬头,偷偷瞥了眼墨倾璃的眼色,只见墨倾璃一张脸,沉的厉害。见此,月瑶又赶紧低下头去,也是,自己的娘亲这么对自己,任谁心里也是不好过的。

    是她吗?!墨倾璃嘴角竟咧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竟是她!自己还以为不是墨倾菡便是墨倾沁,原来是她!

    “把那个宫女想办法给我带出来!”墨倾璃她想要亲自确认,算是自己给这以前的墨倾璃的一点利息吧,让她看清她的娘亲。

    月瑶面露为难之色,“公主,这个恐怕不行!”

    墨倾璃以为月瑶没有办法将那宫女带出宫,便沉吟了下,道:“那等女皇做寿时,再说。”

    “公主,不是奴婢没有办法将她带出宫,是……”月瑶欲言又止。

    “是什么?”墨倾璃不悦的蹙了蹙眉头,她不喜欢听话只听一半,“有什么便说!”

    “公主被下药后,过了几天,便有人在皇宫一处冷宫的井里,发现了那宫女的尸体。若不是当时一个负责给冷宫妃子送食的奴才给他们打水,否则那宫女的尸体便会一直不被人所发现。”月瑶便说便看着墨倾璃的脸色,毕竟线索到这里便断了,到底是不是女皇,她也不敢妄加揣测。

    出乎月瑶意外的是,墨倾璃听完后,只是摆了摆手,看着走廊边扑面而来的花香,闭上眼,轻轻嗅了下,淡淡的对月瑶说道:“死了便死了吧!”

    除了女皇,谁还有这么大的能力,在皇宫随意的杀人,还将人丢到冷宫里!

    “是,”月瑶在墨倾璃身后恭敬的继续说道:“两日后便是女皇的寿诞,奴婢已经准备好送给女皇寿诞的礼物了,看公主您还有没需要补充的。”

    说着,月瑶从怀里掏出一叠纸,念着。

    “不用念了,一切你决定便好。”墨倾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以后像这种小事,你决定便可,不需要通过我了。”

    月瑶没想到墨倾璃能这么信任她,她感动的朝墨倾璃行了个礼,“谢公主厚爱,奴婢绝对不会让公主失望的。”

    “嗯。”墨倾璃微微一笑,摘下一朵花,在手上把玩着,“对了,你们昨日是在哪里找到我的?”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