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三十一章 没看老娘正在办好事吗?

第三十一章 没看老娘正在办好事吗?

    宇歌被李茗香扶起的身,轻声道了句谢,而后便朝墨倾璃望去,这一望,便叫他怔住了,“你……你是……”

    宇歌刚起的身子便又跪了下去,“奴才参见六公主,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看着宇歌跪在冰凉的地上,李茗香心疼的连忙扶他,但宇歌压根不买账,依旧跪在地上,磕着头,不起。

    李茗香转头,朝墨倾璃有点埋怨道:“璃姐姐……”

    咳咳……墨倾璃刚喝下去的酒给呛了下,见到李茗香含嗔的模样,墨倾璃连忙摆了摆手,“别多礼了,起吧起吧!”

    听着墨倾璃这话,李茗香赶紧喜滋滋的将宇歌扶起,“快快,她说让你起身了。别跪着了,地上凉,着凉了就不好了。”

    墨倾璃又是狠狠灌了口酒,这世道,有异xin/g,没人xin/g啊!!!

    宇歌经李茗香强烈要求,坐在了李茗香旁边,李茗香不停的往宇歌的杯里倒着酒,不停的朝他碗里夹菜,“来来,吃吃。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谢谢小姐。”宇歌似是有些招架不住李茗香的攻势,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惹的李茗香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墨倾璃在一旁实在觉得自己多余,便起身,朝李茗香道:“李茗香,我先走了。”

    “哦。”李茗香头也为抬,又朝宇歌敬了杯酒,“来,我们再喝杯。”

    墨倾璃头上齐刷刷的掉下三根黑线——是谁刚刚死乞白赖的拉着自己过来的,现在看到美人就把自己丢到一边去了。

    拿起桌上的酒瓶,墨倾璃便走了出去,当然,墨倾璃看出李茗香是真的对这个宇歌有点意思。想着宇歌也是难得回中原一次,便让她好好的玩玩吧!

    将房门给他们带上之后,墨倾璃沿着围栏走着,眼睛时不时的朝下看去,看着那纸醉金迷的男人女人,墨倾璃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玉帝,你说的七忄青、六、yu会不会就是这些人类的情感。我体会完了,是不是就可以飞升成仙了?

    真是……当初踹我的时候也不说清楚。墨倾璃小声嘟嚷了声。

    话音刚落,便听到“嘭”的一声,墨倾璃缩了缩脑袋——不会又被那货听到了,拿雷来劈我吧!

    等了半响,也没看到闪电和再听到雷声。

    反而听到一个女子的咒、骂,“老娘是看你长的还算特别,才花高价睡、你,你他吗给我装什么清高!”

    紧接着便听到男子的一声闷哼,而后便听到衣衫撕碎的声音,“老娘今天让你shuang够。”

    “不要。”男子声音略带哽咽。

    墨倾璃本想抬腿走开,毕竟和自己无关的事,她不想多管。她不是圣人,没必要每件事都出头。

    “你还真当你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了?不就是被四公主不要的侧君罢了,还装什么清高!快给我过来。” 里面传来那女的尖酸刻薄的声音。

    四公主?墨倾沁?

    她的侧君怎么会沦、落到这里?!

    墨倾璃带着疑问踹开了房门。

    “谁他吗不要命了,敢打扰来娘的好事!”那女人怒吼一声朝墨倾璃望来,她身、吓、的男子眼眶含着泪水,朝墨倾璃望去,眸子里带着些许希翼。

    那女人并不急着起身,为了让自己的银子花的值得,她特地找别人暗地买来了媚、药,刚才喝了一杯。现在,她浑身似着了火般,现在的她需要立即降火。

    女人朝墨倾璃怒斥道:“没看老娘正在办好事吗?快滚。”

    墨倾璃冷冷的瞥了眼女人,樱唇轻启,“放开他,然后滚。”

    冰冷的声音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那冷漠的目光让女人浑身不由打了个寒噤,不过转念便放下心来,因为今日女皇生宴,有势的都进皇宫去了。

    面前的这个,充其量也就是个富贾之女。只是女人不知道,女皇的宴会早就结束了。自做聪明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和语言买单的。

    墨倾璃懒得跟她废话,本来之前因为风尘灵的事,心情便无比郁闷,现在这女人自己撞上了枪口上,那就怪不得她了。

    墨倾璃转眼间便移动到了女人的身前,掐住女人的脖颈便将她整个从chuan/g上拎起,而后空出的一只手将窗户打开,直接将女人从窗子扔了出去。

    只听到“啊”的一声尖叫,以及“嘭”的一声闷响,接着便没了声音。

    “这下终于清静了。”墨倾璃拍了拍手,径直走到桌子旁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刚刚喝的酒有点多,喉咙像烧着了般有点难受。

    男子在短暂的惊讶过后,便赶紧将自己的衣衫整理好,而后下chuang走到墨倾璃面前跪下,“谢六公主的救命之恩。”

    “哦?”墨倾璃挑了挑眉,有些讶异,“你竟认识我?”

    男子低着眉眼,看不清神色,“奴才曾在月圆节时,有幸目睹了六公主的英姿。只是那时,奴才坐在极其后面的位置,六公主不记得奴才也是正常。”

    “嗯。”墨倾璃又是抿了口水,“听说你是墨倾沁的侧君。”

    闻言的男子双肩微颤,好一会儿才克制住,他慢慢的开口道:“是,奴才是四公主的七侧君,奴才叫夜洛泽。”

    “在一周前,被四公主赶出府,从而沦、落到这里。”

    墨倾菡那么视男、se、如命的人竟会将这么一个美人儿赶出府?实在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似是知道墨倾璃所想,夜洛泽又继续开口道:“听四公主说她找到了她的真爱,所以,她不需要我们了!”

    墨倾璃刚喝下去的一口水便喷了出来,真爱?这么恶心的话也亏的只有她说的出口。是指风尘灵么?!

    “你起来吧!”墨倾璃看了眼衣着单薄的夜洛泽,又补充了句,“地上凉,别着凉了。”

    夜洛泽惊讶的抬头望了眼墨倾璃,随即又很快了将头低了下去,起身,或许真是跪久了的缘故,他脚下一个踉跄,便摔在了墨倾璃的身上。

    墨倾璃也没反应过来,俩人就这么连同墨倾璃坐着的椅子一同摔倒在地。木椅将墨倾璃的背咯的生疼,夜洛泽连忙起身,作势要扶墨倾璃,墨倾璃摆摆手拒绝了。

    “对不起对不起,六公主。我……我不是故意的。”夜洛泽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不停的给墨倾璃道着歉。

    墨倾璃从地上爬起后,摸了摸刚刚撞痛的地方,小声咒骂了句,“墨倾菡真是我灾星,只要碰到和她有关的事,我就倒霉。”

    “对不起,六公主。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夜洛泽又跪了下去,头还不住的在地上磕着。

    “行了行了。”墨倾璃有些烦闷的摆了摆手,朝旁边的椅子坐下,“快起来罢,别又跪久了摔在我身、上。”

    闻言的夜洛泽脸上略过一抹尴尬,又夹杂着一丝委屈,但还是听墨倾璃的话站起了身子,低着头站在墨倾璃的对面,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墨倾璃扶额,她怎么差点忘了,这是女尊国,男子都是极其柔弱的。想到这里,墨倾璃的面色渐渐放柔和了一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又摔了。”

    “嗯,我懂。”男子捏了捏自己的手心,说道。

    墨倾璃头疼的抚了抚额,自己就不该产生什么好奇心。俩人就这么陷入的沉默中,都未开口说话。

    半响,墨倾璃才打破沉闷,“墨倾菡就算遣散你们,也应该会给你们银子吧!?你怎么会沦、落到这里呢?”

    夜洛泽听了墨倾璃的话,原本暗淡的眸子又是暗了几分,“是,四公主待我们还算不薄,给了我们很多银子,作为回家的盘缠。但……我没走多远,身上的银子便被骗了,还被几个女人绑到了这里。”

    “今天是我第一次接、客。因为爹爹说,我要想吃饭必须就接、客,否则他养不起我,我们都要被饿死。”

    夜洛泽淡淡的说着,他除了眼神稍微暗淡点以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其镇定的状态,他好似说的不是自己,只是在阐述一个故事罢了。

    墨倾璃听了心里隐隐的泛酸,又是倒了杯茶水,递给夜洛泽,“给,坐下喝吧!”

    夜洛泽接过茶水,低声说了句,“奴才逾越了。”说着便坐在了墨倾璃的对面,捧着茶杯静静的喝着。

    他今天一天都没有吃饭喝水,整个人饿的一丝力气都都没有,他也确实站不稳了,刚刚都是强撑着在。现在正好喝点水,补充补充体力,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接过了墨倾璃递给他的水。

    墨倾璃扬嘴一笑——知道她身份后,第一次见面,在她面前这样毫不做作的男子,她可是来女尊国第一次碰见。

    将桌上的糕点亦朝他那里挪了挪,“吃吧!”

    “谢谢六公主。”夜洛泽伸手抓了一个糕点往嘴里放去,嘴里的糕点没吃完,便又拿了个糕点王嘴里放去。

    “慢点吃。”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墨倾璃忍不住出声提醒道,随即又给他倒了杯水。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