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四十五章 我胃口不好

第四十五章 我胃口不好

    “看着我。”沐天琅见墨倾璃看着刚刚离去的那个男子的背影发呆,不由的有些吃醋,掰正墨倾璃的脸,看着墨倾璃,一字一字的说道。

    墨倾璃朝沐天琅翻了个白眼,这头狼还真不是一般的爱吃醋。

    “说,那男人是谁?”现在墨倾璃也没什么大碍了,沐天琅便想起夜洛泽的问题,他不就是出去几天罢了,这女人竟又多找了个男人。

    墨倾璃没好气的道:“是我在街上捡的。”

    “你是不是因为那男人受的伤?”沐天琅凑近墨倾璃的耳畔,眯着眼,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看着墨倾璃。

    “呵呵……”墨倾璃被他呼出在自己耳边的气息弄的发痒,忍不住笑了起来。

    沐天琅不满墨倾璃此时的模样,翻身便将墨倾璃、压、在、身、下,湛蓝的眸子眯起,嘴唇在离墨倾璃樱唇的一毫米处停下,“你笑什么?”

    “咳……”墨倾璃没想到这头狼会这么直接且霸道的、压、着还很虚弱的自己,不由的轻咳一声,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

    口水就这么直接pen、在了沐天琅的脸上,沐天琅起身离开,站在chuan/g、上,嫌弃的望着墨倾璃,“你的口水。”

    说着还拿着旁边的绢布不停的擦着脸。

    墨倾璃见他这幅模样,不由的好笑,“那你还吃我的口、水呢!”

    “哦?”沐天琅停下擦拭脸的动作,挑眉看着墨倾璃,语气带着一丝戏虐,“你这是邀请我吃你口、水吗?”

    墨倾璃对沐天琅的跳跃思维感到极度无语,“不……”想。

    墨倾璃还没说完,沐天琅的唇便覆上了墨倾璃冰冷的唇上,舌、尖轻轻撩开墨倾璃冰凉的唇、瓣,直、驱、而、入。

    “唔……”墨倾璃下意识的发出一声低吟。

    本来沐天琅只是存着想逗逗墨倾璃的心思,看她还总是对自己翻白眼。可墨倾璃发出的这一声、低、吟,点、燃了沐天琅内心最原始、本、能的yu、望。

    他伸手将墨倾璃衣衫熟练的解开,手顺势便溜、进、了墨倾璃衣衫里,覆上那xion/g、前的那一抹柔软,轻轻、磨、擦。

    “不……要……”墨倾璃虽然也被沐天琅撩、拨的、火热,但她还是用自己仅剩的一丝清醒的意识断断续续的说着:“我……我……没……没劲。”

    沐天琅尽、情的吸、允着来自墨倾璃舌、尖的味道,时而卷起,时而舔、弄。而后好不容易抽出一丝缝隙,说道:“你……要力气做什么。哪次不是我……动。”

    说完,嘴唇顺着墨倾璃的嘴角缓慢向、下亲吻着,舌、尖时不时的伸、出,舔、一下墨倾璃的肌肤。

    墨倾璃一只手抓住沐天琅在她、身、上、不断游走的、手,另一只手抵住沐天琅的xion/g、膛,“我……才受……受伤,不可以……”

    她虚弱没有一丝力气的声音落进沐天琅的耳中,沐天琅湛蓝的眸子浮现一丝不悦,但联想到墨倾璃的身体,他强行遏制住自己体、内、那股最原始、的冲、动。

    站起身,随手擦了擦留在嘴边的口、水,像个小孩似的朝墨倾璃撒娇道:“那你欠我一、次,下次要补给我。”

    他那幅模样,大有如果墨倾璃不答应,他就立刻扑、上、来,将墨倾璃吃、干、抹、尽的意味。墨倾璃好僵尸不吃眼前亏,只好点点头,被迫答应沐天琅的要求。

    沐天琅扬唇一笑,抬手刮了刮墨倾璃的鼻尖,道:“这才乖。”

    边说着,边将外衫tuo、下,作势就要往墨倾璃的、被子里、钻去,墨倾璃双手紧紧的抓住被子,略显紧张的看着沐天琅。

    这时轮、到沐天琅对墨倾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道:“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

    墨倾璃这才将信将疑的渐渐松开手,沐天琅掀开被子,便躺了、进去。手极为自然的搂上了墨倾璃的肩膀,语气里有着他极少出现的怜惜,“吸、我血吧,这样你能好的快。”

    “不。”墨倾璃摇了摇头,道:“我不吸。”

    “你嫌弃我?”沐天琅脸色微沉,低声道。

    墨倾璃闭上双眼——她是怕她吸了他的血后,他会有危险。他和风尘灵和逍遥云衍他们不一样,他是妖,她每吸他的血一次,就相当于间接了吸了他的法力。她不愿他辛辛苦苦修炼的法力,最后全部捐献给了自己。况且,自己这个身体,就像无底洞,每次一动用法力,便虚弱的不得了。

    自己或许可以找到别的方法。而且,她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么。只是需要好好静养几天罢了。

    “我胃口不好,不想喝血。”墨倾璃想了一个极其蹩脚的谎言,她知道沐天琅肯定不信,于是便翻身假装睡觉。

    或许是真的因为受伤的缘故,墨倾璃很快的便进入了梦乡。

    沐天琅将熟睡的墨倾璃搂在怀里,在她额上缠着纱布的地方落下一吻,自言自语道:“放心我会找到让你提升的灵物的。”

    ----------------------

    墨倾璃在公主府很是休息了几天,这几日又不用去上早朝,每日都还有沐天琅悉心的照料,一切都让墨倾璃感到无比的满足。

    甚至墨倾璃觉得如果可以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不成仙也没关系。

    月瑶端着一盘葡萄走了进来,在旁边给墨倾璃拔开,然后递给墨倾璃吃着。

    “月瑶,小狐狸呢?”墨倾璃忽然发觉自己已经还好几天没有看到小狐狸了。月瑶一怔,听墨倾璃这么一说,她自己也好久没见到小狐狸了。

    月瑶跪在地上,小声道:“对不起公主,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小狐狸去哪里了。奴婢也好几天没有看到小狐狸了。请公主责罚。”

    墨倾璃撇了撇嘴,她最不喜欢的便是月瑶总是动不动的让她责罚。她就真的看起来那么暴力吗?

    往嘴里丢进一颗葡萄,边吃边说着,“起来。”

    “谢公主。”月瑶起身,站在墨倾璃旁边继续给她拨着葡萄。

    “那个女人抓住了没?”墨倾璃所说的自然是那个一棍子将墨倾璃打晕的那个女人。想起那个女人,墨倾璃便恨的牙痒痒,当时那女人第一次拿木棍打上自己头的时候,她其实便已经觉得有些发晕,甚至一感受到自己额上一股热、流的、涌出。

    但她强行忍住疼痛,否则周围那么多虎视眈眈的女子,一见自己真的受了伤,还不集体朝自己扑、来,于是她故作镇定的抢过女人手中的木棍,给那女人一棍。

    她那一棍看着力大无比,实则所用的力道刚刚够把那女人打晕罢了。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女人竟然是装晕,趁着墨倾璃疏于防备的时候,狠狠的给了墨倾璃一棍,而且那一棍说来也巧,不偏不倚的打到了刚刚墨倾璃被打的那个伤口上。

    所以,墨倾璃华丽丽的不甘的晕了过去。

    “前两天便抓住了,关在地牢里在。”月瑶回道。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墨倾璃冷着脸,显示着她此刻的不悦。

    月瑶有些疑惑的望着墨倾璃————她有些怀疑自家的公主是不是被打傻了。

    “公主,不是你让神医告诉奴婢说,过几天再去审她的吗?”

    墨倾璃嘴角抽了抽,这该死的狼,又趁自己不注意,打着自己的名号吩咐命令。

    “沐天琅呢?”墨倾璃咬着牙问着月瑶。

    “神医一大早便出去了,说是给公主找药材去了。”

    月瑶不知道,可她墨倾璃知道。沐天琅哪是神医,他会个狗、屁、的医术啊,说是给她找药材,明明就是幌子,估计不知道又跑哪里去玩去了。

    哎……墨倾璃轻叹一口气,对自己也就好那么两天。他就不是一个安分的狼。

    “走吧。”墨倾璃从榻上起身,往外走去。

    月瑶赶紧丢下手中的葡萄,追上墨倾璃,疑惑的道:“公主,走哪里去?”

    “地牢。”墨倾璃冷冷吐出。

    说起地牢,给墨倾璃印象最深的便是这地牢守卫,不多话,恭敬无比的态度都让墨倾璃极为满意。

    她可不相信之前的墨倾璃能调教出这么高素质的一批忠心耿耿的守卫。

    “月瑶,这些守卫是哪里招的?”墨倾璃在去地牢的路上问道。

    月瑶在离墨倾璃侧身不远处跟着墨倾璃,听到墨倾璃的问话,如实答道:“奴婢也不知,奴婢进府的时候,这地牢便存在许久,且地牢里的护卫也是除了地牢哪里没去过。没人知道她们是哪里来的。”

    说完,月瑶似是意识到什么,反问墨倾璃,“公主,难到你也不知道吗?”

    墨倾璃轻轻摇了摇头,她在之前墨倾璃的记忆里找不到关于地牢那些护卫的丝丝印象。

    不知不觉,她们便已经走到了地牢。

    墨倾璃抬腿,率先走了下去。月瑶深吸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之后,紧随墨倾璃。

    大家国庆快乐,么么哒!!!妞妞国庆不休息哎,刚下班回来,嘤嘤……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