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六十七章 我再也不要过那种苦日子了

第六十七章 我再也不要过那种苦日子了

    墨倾璃紧蹙着眉头,环顾了下榻、上的布置,似乎真的不是她的房间。

    她又朝房里环顾了下,便见着在离榻不远处的桌上,正歪歪、斜斜的躺/着三个男子。

    墨倾璃闭着眼,回想着昨夜发生的一切,可头上却传来一阵阵阵痛,依稀只记得自己和王大人来到了好像一个叫“万、花阁”的地方,然后……

    一抹金影出现在墨倾璃的脑海里——小金金?!

    她捂住头,现在她的脑海一阵混乱,她压根就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抱、着这男人、上、的、榻。

    但看男子一脸委屈的模样,加上自己的、吓、体、也隐隐传来一阵阵疼痛,想必昨夜应该是确有其事吧!

    墨倾璃不是那种做的事便不承认的人,轻叹一口气,果真是酒/后、乱、姓,说的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你叫什么名字?”墨倾璃边起身穿着衣服边问男子道。

    男子在一旁含羞道:“小姐叫我宸珏就可以了!”

    “嗯,”墨倾璃微微颔了颔首,而后从怀、里拿出了一锭金子,丢给了宸珏,“给自己赎、身,好好找个女、人嫁了吧!”

    宸珏惊讶的瞪大了眼看着墨倾璃,他没有想到墨倾璃竟会这么的大方,他拿着那锭金子,久久不能回神。

    墨倾璃穿戴、好后,瞥向那还趴在桌上、地上的三名男子,其中一个趴在桌上的金衣男子略让她停驻了一秒,但仅一秒罢了。

    她自嘲的摇了摇头,小金金早就成仙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定是自己在做梦!

    呵呵……谁能想到僵尸亦是可以做梦的。

    在墨倾璃抬腿推开房门的时候,趴在桌上身着金袍的凤清绝双肩略微的颤动了下,但很快的便恢复正常,依旧装着睡。

    “小姐。”宸珏从榻、上坐起,将被子搂在月匈、前,遮住那乍、氵世、的春/光,开口唤道墨倾璃。

    墨倾璃停住脚步,疑惑的转身,望向宸珏,淡声道:“何事?!”

    “小姐。”宸珏用被子包、裹、住自己的身、体,而后从榻、上起身,朝墨倾璃跑了过来,在墨倾璃惊愕的目光下,他一把抱住了墨倾璃的小腿,声音带着一丝乞求道:“求小姐看在我服、侍、您一wan的份上,帮帮我。”

    “如何帮?”墨倾璃淡淡的开口了。

    宸珏想着墨倾璃刚刚那么豪爽的给自己一锭金子,许是对自己还是有点好、感的,但他没有料到墨倾璃会用这么冷漠的口气说话,一时楞了下。眼神在触及墨倾璃不悦的神情之后,立刻开口道:“求小姐帮我离开这,我真的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

    “我……我从小家贫,爹去世的早,娘又是一个爱赌爱瞟的。”宸珏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面上露出了由内而外的恐惧,“从小,娘每次赌输回来就会拿我家院里里那撑衣服的竹竿、chou/打我,一遍又一遍。”

    “前几天,她又一次的去赌博,我躲在墙角,我知道,迎接我的即将又是一场风、腥、血、雨。半夜,她回来了,可回来的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几个女人。”宸珏继续说着,“当我知道要将我卖到万、花阁的时候,我一点不伤心,反而有一丝庆幸。在当时的我看来,只要离开了她,那生活一定会是美好的。”

    宸珏说到这里,他面上并未露出轻松之色,反而有一丝嘲讽,“没想到,这里确是另一个地狱。我不接、客,老、bao就打我,直到将我打听话为止。”

    他抬头看着墨倾璃,清秀的面庞上布满了泪水,“你,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我……我希望你能帮帮我,救我出去好吗?那锭金子,最后肯定也是会落入老、bao的手中的,我根本还是赎不了/shen啊!!!”

    说实话,墨倾璃听到这里不替他难受是假的,只是,自己就算将他shu了出去,他一个弱男子能在这里生存的下去吗?难免会又落入了另一个万花阁!

    墨倾璃竟然要想帮他shu、身,那就一定会帮彻底。

    见墨倾璃半响不说话,宸珏以为墨倾璃不想答应,不想帮自己。他双目渐渐黯淡下来,抱/住墨倾璃小腿的手也慢慢的放了下来,他低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绝望,“也罢,或许我的命就该如此。”

    他抱着裹住自己shen、体、的被子缓缓站了起来,转身便准备回到chuan/g边那里,将自己的衣服穿上。

    “我答应你。”墨倾璃终是怜惜他的,毕竟他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喝醉酒的自己……

    哎……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

    宸珏在听到墨倾璃答应的话语时,难以置信的转过身,怔怔的望着墨倾璃,“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墨倾璃微微颔了颔首。

    “啊啊啊——太好了,太好了。”宸珏开心的手舞足蹈了起来,guo/住身、shang、的被子也因手的松开而渐渐滑落了下来,年轻男人般姣好的shen、ti/就这么赤/倮倮的呈现在了墨倾璃面前。

    墨倾璃赶紧转过了声,声音有些尴尬的道:“你先去将/衣服/穿上。”

    宸珏正还觉得奇怪墨倾璃怎么突然转了过去,忽觉一阵凉风进体,他低头一看,接着,墨倾璃又是听到了一声尖叫。

    墨倾璃抬手,头疼的抚了抚额——哎……果然还是个孩子。这样的自己算不算老牛吃嫩草?!

    由于墨倾璃背对着/身子,而宸珏则在一旁脸红的/穿着衣服,他们俩并未注意到趴在桌上假寐的凤清绝正以一种冷冽的目光盯着宸珏,他不知道宸珏何时爬、上、了墨倾璃的、chuang,他也不知道宸珏为何要说谎。但值得肯定的是,这个宸珏并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穿/衣服的宸珏感觉到有一股视线一直注视着自己,他回头望去,除了依旧背对着自己的墨倾璃以外,还有那三个醉酒了的同伴,并未有其他人。

    宸珏眉头挑了挑,又回神自己穿衣服起来——我一定会出人头地的,我再也不要过那种苦日子了,我一定要比所有人过的好。

    半响,墨倾璃的身后响起一声羞涩但掩饰不住兴奋的声音,“小姐,我换好了。”

    “嗯。”墨倾璃脸上的潮、红、早已褪去,她回眸看了眼穿戴完毕的宸珏,微微颔了颔首。

    其实宸珏长的不算出挑,但那眉宇间偶尔透出的那一抹魅气,却为他整体加分不少。

    老、bao一见墨倾璃出来了,便赶紧丢下手边的事,朝墨倾璃迎了上去,浓妆艳抹的脸上对着虚假的笑意,“小姐,昨夜可还满意?!”

    “嗯。”墨倾璃并未看她,而是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宸珏,淡声道:“这个男人、我、要了,你出价吧!”

    “小姐的意思是……”

    墨倾璃眉头微蹙,显得有些不悦,她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更不是一个有耐心解释的人,“我要帮他赎、身,说价钱。”

    老、bao/惊讶的望了一眼墨倾璃,又望了望跟在墨倾璃后面,却一直低着头的宸珏,估计是从没有见过哪个来寻、、huan、、作、、le的小姐,会仅凭一、ye,便要替人赎、shen的。

    但油滑如她,自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老、bao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但却还装作一副舍不得、扭捏的神情,“小姐你也知道,宸珏可是我们这万花阁里的头、牌呐,而且还是个chu、呢?!我这……”

    “直接说价钱。”墨倾璃不耐的打断了老、鸨的话。

    “是是是。”老、bap当然看出了墨倾璃的不悦,连道:“五千两白银。”

    许是怕墨倾璃觉得价钱高了,老、鸨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昨夜小姐喝的酒,和昨夜那些、男子的钱便都算了。”

    跟在墨倾璃身后的宸珏浑身一震,他可没有想到这个老、bao竟然会这么黑,当初自己卖、进万花阁的价钱才五十两白银,现在竟翻了一百倍。

    他现在有些担心,怕墨倾璃觉得价格高了,不愿替他赎、身了。如果不愿,他真的是想杀死老、bao的心都有了。

    “给。”谁知墨倾璃并未还价,也并未感到不悦或是犹疑,直接从怀里拿出了一打纸票,丢给老、bao。

    墨倾璃对待这种嗜钱如命的人可没半分好感。

    看着墨倾璃如此爽快的拿出了这么一大笔钱,喜的老、bao的脸都快要笑瘫了,不住的对墨倾璃道:“哎哟,宸珏真是好福气啊!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归宿,我真替他开心。”

    墨倾璃目不斜视的径直往前走着,宸珏连忙跟在墨倾璃的身后,他的心兴奋的都快要跳出来了。他知道墨倾璃有钱,但没想到她竟然有钱到这种地步,拿五千两白银,眼睛竟眨都不眨。看来自己真的找对了人。

    在墨倾璃和宸珏快走出门口的时候,那老、鸨还不忘朝墨倾璃喊了一句,“小姐,欢迎下次再来啊!”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