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七十五章 挖的不够深,再挖深点

第七十五章 挖的不够深,再挖深点

    “可是,僵尸哥哥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你一直都是我最先开始认识的僵尸哥哥,善良、温柔,有时还有些呆呆的。而不是为了我,失去了原本的你。”

    男子早已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他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消逝。

    小花的手轻轻拂过男子的脸颊,虽说她不能真正的触碰不到男子,但是及时这样,也让她无比的满足。

    她纤长白皙的手轻轻覆上了男子的眼帘上,樱唇轻启,“僵尸哥哥,你睡吧!小花会一直陪着你,一直,一直。只望来世,我们能做一对普通的夫妻,快快乐乐的过一生。”

    在小花温柔的轻语下,男子渐渐闭上的双眼。

    “你为何要这么说?”奈陌在一旁,微蹙起眸子,难到她不知道僵尸虽说不死不灭,但只要一旦消失,那便是永久的消失,根本不会有像人类那般的轮回。

    “我只说出了我所希望的事情罢了。”

    小花樱唇在男子嘴唇上落下一吻,而后悠然起身,望着奈陌,“其实我本该恨你,恨你杀了他,但我却又感激你,感激你阻止了他继续这么错下去。”

    就在她说话的这瞬间,她的身影越发的透明起来,就连她说话的声音都飘渺的让人感觉不真切。

    “你……快要消失了?”奈陌出声。

    小花低头看着自己已经渐渐透明的身躯,微微一笑,轻声道:“可不是么,我真希望,在另一个世界,我和他还能继续相逢。”

    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憧憬,她对着奈陌,指了指身体已经逐渐冰凉的男子,以及他身旁那团圆球的小东西,语气里带着一丝乞求的对奈陌说道:“等我走了,你可不可以将我和他葬在一起?”

    “可以,没问题。”

    奈陌正准备出声,却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声邪肆的声音。奈陌转过头去,便见沐天琅怀、里、搂着已经昏迷了的墨倾璃,朝他挑衅一笑。

    “你凭什么替我答应?”奈陌看着沐天琅抱着墨倾璃,一股邪、huo、就蹭蹭蹭的往头顶上冒。

    “我又不是替你答应的。”沐天琅将墨倾璃搂的更是紧了些,他朝奈陌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道:“就凭你那个小家子气的,肯定不愿意,所以,我是替我自己答应她的。”

    说罢,便不再理奈陌,转眸看向小花,他的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认真,“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们好好的安葬在一起。”

    “谢谢你。”小花朝沐天琅嫣然一笑。

    沐天琅腾出一只手,举了起来,一本正经,“先别谢,你先告诉我冥凝花在哪里?”

    在沐天琅的心中,现在没有什么比冥凝花更重要的了。

    冥凝花!奈陌明显有些疑惑,这是个什么灵药,能让沐天琅如此拼死拼活的要得到!

    “喏,那就是。”小花伸手一指,就是那毛茸茸的小东西头上的那朵白花。

    这竟就是冥凝花。

    其实沐天琅也不知这冥凝花长什么模样,只是之前偶然得知这冥凝花有能凝神聚力、增进修为、突破瓶颈之效,故联想到了墨倾璃。

    在他看来,墨倾璃之所以法力消耗的这么快,就是不能将她自身的法力凝聚在一起,不能在体内做一个累积。就算每次吸了他的血之后,如果要动用法力,也不能支撑太久,所以,沐天琅肯定,这个冥凝花一定对墨倾璃有极大的作用。

    当沐天琅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便不停的在寻找。所以,墨倾璃之前才会总是见沐天琅时不时的就不见踪影。

    沐天琅欣喜异常,连忙过去将那朵白花摘下,而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由千年寒冰组成的寒冰盒,将冥凝花轻轻的放了进去,揣在怀里,放好。

    冥凝花被摘下的一瞬间,小花的身影已经透明了起来,而后渐渐消散在了空气中。

    这就是为什么那个黑衣男子听到沐天琅要冥凝花之后,立刻变脸的原因,它亦支撑着小花的魂魄。

    为了将男子和小花的真身埋葬一起,沐天琅无奈的将已经昏迷的墨倾璃交给了奈陌,而后看着奈陌喜滋滋的接过时,沐天琅真是后悔的可以——早知道就不答应的那么快了。白害那个无耻的僵尸占他家璃璃的便宜。

    “喂喂喂,那个谁,那个坑可挖的不够深,再挖深点。”

    此时的奈陌正一边搂着墨倾璃,一边悠哉的指挥着正埋头挖土的沐天琅。

    “你闭嘴。”沐天琅一记眼神瞪了过去,接着又低下头,快速的用已经变成两只狼爪的爪子挖着土。

    趁着沐天琅挖土的这功夫,奈陌凝神,探、ru/、了墨倾璃的身ti、,看看墨倾璃怎么现在的身体状况是这样一副模样。

    只见墨倾璃的体、nei、已经连一丝一毫的法力也没有残余,全部消耗殆尽。奈陌眉头微蹙,又继续深层的tan、、ru,发现在墨倾璃的元神之处,竟有一股强大且神秘的力量阻挡着奈陌的神识。

    奈陌抽出一缕神念,试探了下,没想到被那股神秘的力量弹回,奈陌不甘心,这股神秘力量的背后,一定有他想要知道的东西。于是,他控制着这缕神念,和那股强大的力量来了个硬碰硬。

    结果,奈陌的那缕神识竟灰飞烟灭。

    奈陌赶紧收回在墨倾璃ti、/内、、探索的神念,睁开双眸,猛的吐了一口血。余光瞥到正在挖土的沐天琅,还好他一心专注于挖土,并未注意到自己的不适。他抬手将自己嘴边的血迹擦拭干净,看着昏迷的墨倾璃,双眉紧蹙。

    到底,到底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刚刚那股神秘且强大的力量更像是一种禁制,可,到底是谁,竟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连他都不能撼动分毫。

    沐天琅终于将他们埋葬好了,而后拜了两拜,起码,自己也是在他们手里拿到了冥凝花,还是该感谢感谢他们。

    回府的路上,俩人一路挣着谁带墨倾璃回府而争执,一路上这么打打闹闹的离开了那座山。

    一抹妖、艳、的红色身影渐渐显现出,看着已经渐行渐远的一行三人,嘴角勾起一抹倾国倾城的弧度。

    回府后,把啰啰嗦嗦的月瑶感到了门外,而后奈陌将墨倾璃直接拦、腰、抱起,放到了榻上。

    “你做什么?”沐天琅张着手,挡在了榻前,一脸警备的看着奈陌。

    奈陌斜睨了眼沐天琅,抬手,轻轻一挥衣袖, 沐天琅瞬间便被他扫到了一边,“当然是给她疗伤了,尽说一些废话。”

    说罢,便不再理会沐天琅,他直接坐在了榻上,而后将墨倾璃扶起,双手抵住墨倾璃的背后,正准备给墨倾璃疗伤的时候,却又被沐天琅再一次的打断了。

    沐天琅坐在榻上的另一边,直接伸手一捞,便将墨倾璃捞到了怀里。

    “你做什么?”奈陌本就对除了墨倾璃以外的人,脾气都不好,再被沐天琅这样一搅合,他真的有些怒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吃些什么醋?!快将她扶好,我给她疗伤。”

    沐天琅闻言,也不生气,反而是用一种极其鄙夷的眼光看着奈陌,“要给她疗伤自然是我来,你别在这里托我后腿。”

    “什么?”奈陌气急,“我拖你后退?”

    他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好笑的笑话,“我特么修为不知道是你的几千几万倍,你竟然还说我拖你后腿?”

    说完,奈陌便后悔了,差点、暴、、lu、、了他真正的修为。

    还好沐天琅并没有怎么在意这句话的真实性——简直开玩笑,凭他的修为,在这整个人世间,除了几个那渡劫期的老怪物以外,沐天琅相信,他一定没有什么敌手。

    至于奈陌,沐天琅承认,奈陌的修为他看不透,也承认奈陌的修为在他之上,不过,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他的修为是自己的几千几万倍,简直就是可笑。

    他又不是仙,又不是神的。

    沐天琅只当奈陌这是一时气话,便不理奈陌,直接用口将自己的手腕咬开,一滴滴泛着蓝铯幽光的血液便从沐天琅的手腕上滴落,落入墨倾璃干燥的嘴唇上,最后,慢慢沁了进去。

    奈陌起身下了榻,搬了个板凳,就坐在他们身旁,这么直、沟沟、的看着沐天琅怎么救墨倾璃。

    当看到沐天琅用自己的鲜血滴入墨倾璃嘴里的时候,奈陌瞥了眼沐天琅,不屑之情溢于言表——他难到不知道新鲜的鲜血虽然是僵尸的食物,但却不能给僵尸疗伤吗?真是个蠢狼,还嫌自己拖他后腿,我看是他耽误我治疗璃的疗伤时间还差不多。

    但让奈陌惊掉下巴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墨倾璃紧闭的双眸慢慢的掀了开来,原本干燥苍白没有血色的嘴唇及脸颊正在渐渐恢复。

    这怎么可能?奈陌睁大了眼,不敢相信。难到是沐天琅的血有治疗的作用?

    奈陌转眸看着沐天琅正在滴血的手腕,心想,要不要接个一瓶子的沐天琅的血做存货。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