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八十九章 夜不能寐

第八十九章 夜不能寐

    “哟嗬,你这小狼又惹我的璃儿伤心了!”门口处传来一声轻扬的声音,落进了二人的耳里。

    沐天琅双目充、红、的瞪着靠在门口处的奈陌——这货又来打搅他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了,真是该死。

    “你来做什么?”沐天琅没好气的对门口处的奈陌说道。

    奈陌不以为意,走到墨倾璃身旁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水,浅啄,悠然道:“这并不是你一人的地方,我为何来不得?”

    “璃儿,你觉得呢?”奈陌转头问向墨倾璃,墨倾璃点点头,对沐天琅道:“你们俩不要一见面就争吵,也不知当初是谁跟我说,你们两个是好兄弟的。”

    沐天琅无语凝噎,只好跺跺脚,坐在一旁,拿起茶杯,一饮而下。

    “后日我就要随李将军一同去边境,边境遥远且寒苦,我这一去之后,陌、琅,你们必不可再这么争锋相对下去。”墨倾璃眉眼担忧的看着沐天琅和奈陌,她是真担心这两人将整个公主府闹个鸡犬不宁。也许,等自己回来时,这公主府成为废墟一片也是有可能的。

    他们俩有这个能力,她相信。

    “璃,你知道,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再不分离。若因为这凡尘中的纷扰让我们再次分开,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奈陌说的决绝,让墨倾璃不由得动容。

    沐天琅自是不愿让奈陌占的先机,他也不甘落后的对墨倾璃深情的说道:“璃,你也是知道我的心的,我也是不愿让你独自一人去,无论如何,我也要在你身边。更何况,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万一在路上遇见个什么妖魔鬼怪,那就危险了。”

    “咳……”墨倾璃轻咳一声,脸色窘迫的有些泛红。

    奈陌横了沐天琅一眼,“你在说什么,我们璃岂会将那些小小的妖魔放在眼里,别在那里胡说。”

    “陌,也不怪他。”墨倾璃拦住了奈陌准备上前揍沐天琅的冲动,“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来到了这凡世间后,附上了这公主的身子,体内的法力竟虚弱不堪,只要稍稍用那么一丝一毫的法力,浑身就如同被c/hou干剥尽一般。直到现在慢慢的才渐渐强点,没那么虚弱的。”

    奈陌眉头微蹙,眼底的眸里闪过一缕若有所思的神色,但很快敛去,转头问向沐天琅,“冥凝花呢?”

    “冥凝花被我保存着在。”沐天琅回道。

    奈陌闻言,微不可闻的轻呼一口气,“那就好。”

    “怎么了?”墨倾璃见奈陌神神秘秘的,不由的开口问道。

    “璃,这冥凝花对凝神聚力,增进修为,突破瓶颈却有奇效。但它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功效。”奈陌双目凝视着墨倾璃,缓慢的开口说道。

    墨倾璃和沐天琅同时开口问,“是什么?”

    “提髓换骨,取其阴鹭之气。所以,若是服用此花,璃儿,你修仙之路将是更顺畅些。”

    要知道,他们僵尸就是体内阴气过盛,所以修仙之路困难重重,若是这冥凝花真有此功效,那对墨倾璃可真是百益而无一害了。

    “那还等什么,璃,你赶紧将这冥凝花服下。”说着,沐天琅便从怀中将装置冥凝花的盒子取出,放在墨倾璃的面前。

    “不急。”墨倾璃笑着看奈陌,“想必奈陌哥哥还有没说完的话吧!”

    奈陌勾唇一笑,“璃儿果然是最懂我的。这冥凝花随有此神效,但也不可贸然服用,否则,以我们僵尸体内的阴鹭之气,乍然对上冥凝花所蕴含的阳鸿之力,怕是一个不小心,便会灼烧,乃至魂飞魄散。”

    沐天琅恨不得一拳将奈陌打到天边去,他只知这冥凝花有凝聚神力之效,却不想这一个不小心也能让墨倾璃魂飞魄散,还好自己没有贸然让墨倾璃服用,否则,他真真是一辈子也不能安心。

    “奈陌哥哥有什么法子快说吧,天琅都快急死了。”墨倾璃好笑的看着一旁怒视奈陌的沐天琅,嗔笑着说道。

    奈陌斜睨了眼沐天琅,没好气的说:“急死他,谁叫这头狼总是和我作对。”

    沐天琅双拳握紧,额上青筋蹦出,但却隐忍着,在旁并未再开口说话。心想着,等他说完之后,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只需在你服用之际,七名男子在旁守护七七四九天,由自身的阳刚之气和你体内的阴鹭之气融合,再对抗上冥凝花本身所蕴含的阳鸿之气便可。”奈陌本不想将这个法子说出,毕竟让他看到墨倾璃除和自己之外的男人在一起,心里总是有些不痛快。但他也知道,经过这么多年,他们也早不是当初的他们了。他现在,只求能呆在墨倾璃身边,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墨倾璃沉吟片刻,道:“时间过于长久,现在也只有两日便要启程了。此事日后再议。”

    “我跟你一起去。”沐天琅双手覆上墨倾璃的肩,坚定的说道。

    “我也是。”奈陌回手从沐天琅的手中扳正墨倾璃的身子,双目凝视着墨倾璃,亦坚定的说道。

    他故意忽略掉沐天琅怒视着他的目光,只是一味的盯着墨倾璃。

    “好。”墨倾璃嘴角泛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开口说道。

    ------------------

    “宸侧君饶命啊!呜呜呜……”

    月瑶刚来到宸珏的屋子外,便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月瑶怔了怔,还是推开院子门,走了进去。

    “你这个死蹄子,看我不打死你。”

    “宸侧君饶命,饶命。”

    “宸侧君这是怎么了,下人怎么得罪您了?”月瑶刚走到宸珏的房门口,便见着宸珏手拿数根根细长的树枝来回不停地c/hou打着服侍宸珏的下人。

    宸珏听到声音,赶紧将手上的树枝丢在地上,踢到一边,脸上堆着笑走到月瑶跟前,“月瑶,你怎么来了?!”

    “宸侧君好。”月瑶朝宸珏行了个礼,“不知他是如何惹宸侧君生气了,竟要宸侧君发这么大的火!”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叫他办个小事也没办好。我责骂了他两句,却不想被月瑶姑娘看到了。”宸珏神色有些慌乱的望向其它地方。

    跪在地上的奴才哭的声音更是大了些,月瑶看着不忍,便道:“既然宸侧君火也发了,不如……”

    “自然自然。”宸珏笑着对跪在地上的奴才道:“下去吧,下次要是再不长点心,可没这么容易蒙混过去了。”

    “是是是。”跪在地上的奴才连连磕头,而后退了下去。

    月瑶看着那奴才蹒跚离去的背影,轻叹一口气——怕是这宸珏侧君因昨日被公主送了回来,心生怨气,才将怒火发、x/ie、在下人的身上。哎……也真是可怜了他,无缘无故受了打。

    “月瑶姑娘,可是公主让你来的?”宸珏请月瑶在桌椅旁坐下,开口问道。

    月瑶依旧站在原地,“宸侧君客气了,直接唤我‘月瑶’便可。公主受女皇所命,两日后,便要随同李将军一起去边境打仗,替大公主报仇。”

    闻言的宸珏怔了怔,他没想到自己刚被封了六公主的侧君,还未享享福,公主便要出征了。何况,那夜,公主并未和他发生什么,若是被旁人知晓,或是被公主知晓,恐怕自己这条命怕是没有了。

    本想昨夜让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后,那公主也不会说自己什么了。却没想……

    月瑶见宸珏发呆,便又继续开口说道:“宸侧君可愿陪同公主一起去?”

    其实墨倾璃并未让月瑶这么来问宸珏,只是让她来知会他们一声罢了。可想起刚刚宸珏那一副狠戾的模样,和平常她看到温柔贤惠的宸侧君不同,这不由的让月瑶对他有些厌恶。便才说了这一番话来。

    “这……”

    宸珏没想到墨倾璃竟会让自己陪同,要可知那边境苦寒不已,且时不时那些边境的小国会前来滋扰,每日便都要活在担心受怕之中。他可好不容易跳出了火炉,他才不要再过那种苦日子。他不要。

    “宸侧君?”月瑶又是叫了一声宸珏。

    “哦。”宸珏缓过神来,额上还沁着丝许汗水,他抬手擦了擦,对月瑶笑道:“我自是愿意随公主一起去边境之地,好好照顾公主。但,你看我,身子还没有好,特别是今日,我总是夜不能寐,咳嗽不已。咳咳……”

    说着,还特地假装咳嗽了几声。

    “你看,我这幅病容,若是用我这病中残躯陪伴公主,想必公主看着也会是心烦不已。怕是不能用心在征战上面了。”宸珏拿出手帕,掩住嘴唇,又是咳嗽了两声,才继续说道:“我看公主身旁也是有很多得力的侧君,不如让他们陪伴公主前去,想必能更好的照顾公主的饮食起居的。”

    “宸侧君可真是为公主着想啊!”

    宸珏似是没听出月瑶语气里的嘲讽意味,依旧笑着答道:“她是我的妻主,我当然要替她着想了。”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