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一百章 把他吸干了,那可就不好了。

第一百章 把他吸干了,那可就不好了。

    宇歌惊诧的抬起头,望向李茗香。

    她没有料到,那次竟然被李茗香看到了。若是真的被她看到了,那事情可就变得棘手了。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宇歌咬住下嘴唇,也许李茗香只是怀疑试探自己,并没有真的看见什么。

    李茗香渐渐松开拉着宇歌的手腕,眼里满是失望,“宇歌,是我那么信任你,那么爱你,可你为什么要让我失望?为什么要骗我?!”

    “茗香,”宇歌反手握住李茗香的手,“茗香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听到了别人说的谣言?你千万不要相信。我是真心爱你的,我怎么可能骗你呢!”

    宇歌越是不承认,李茗香面上失望的表情就越是明显。

    “那日,我清楚的看到你和其中一个黑衣人接头。这你也要否认吗?”李茗香拿起桌上的茶杯怒不可遏的朝地上扔去,嘶吼着,“宇歌,亏我一直以来这么信任你,而你却一直将我当个傻子一样的蒙在鼓里。”

    宇歌朝后退了两步,眼里噙满了泪水,不知道是伤心还是害怕,亦或者是假装。

    “说,黑衣人到底是谁派来的?”李茗香看着哭泣的宇歌,心里有些不忍,但随即很快的压制下去。她虽然爱宇歌,但她也爱娘亲,也爱爹爹,可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竟和外人私、通,差点让她的娘亲和爹爹丢了x/ing命,更是让无辜的兵将丢了x/ing命,她不能对他再继续保庇下去。

    李茗香扯住宇歌的衣领,脸上满是愤怒。

    “茗香,茗香。”宇歌眼眶里的泪水一滴滴的滑落下来,在卿楼呆的那些日子,他早就将如何让女人心软的招数学的炉火纯青。

    他反客为主的扒着李茗香的腿,眼里的泪水更是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的向下落着,“茗香,茗香,你听我说,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好,那你说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李茗香终究看不得宇歌伤心的模样,语气放软道。或许,他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宇歌说道:“茗香,黑衣人是……是逍遥…云尚派来的。”

    “逍遥云尚?”李茗香眉头微皱,“他和我们素日没有什么瓜葛,为何派人来暗杀?你莫不是还在骗我,不准备说实话了吧?”

    说到后来,李茗香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宇歌抱着李茗香的腿,连连摇头,“茗香,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他在我们出征前两天找到了我,用之前我在卿楼和万花阁呆过为由,要挟我告诉他我们的行程,否则,不仅会让我名声扫地,更是会让娘子你不得善终啊!所以……所以我这才……娘子,你可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句句属实啊!”

    宇歌并没有将逍遥云尚真正威胁他的事情说出来,而是含糊其词带过。一半真一半假,虽说李茗香有些怀疑,但见宇歌说的中肯,而且据娘亲所说,女皇现在怀的很有可能是逍遥云尚的孩子,那么逍遥云尚也是有可能为了自己孩子能日后继承大统,一个个除掉这些公主。这也不是不可能。

    若是这样,恐怕他不会这么善罢甘休,那璃姐姐还是会有危险。

    李茗香轻叹一口气,弯腰扶起地上的宇歌,柔声道:“对不起宇歌,是我误会你了。可你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你可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我还以为你和那黑衣人是一起的。”

    “不怪你,茗香。也是怪我自己,谁叫我出身风尘,让那些有心之徒有机可乘呢!”靠在李茗香怀里的宇歌轻呼一口气。

    ……

    墨倾璃刚坐下,便听到李茗香前来的禀报声。

    “让她进来。”墨倾璃对进来禀报的小厮说道,而后对一旁的奈陌、沐天琅问,“戈玥冥呢?”

    沐天琅瘪了瘪嘴,似是有些不高兴墨倾璃会先问戈玥冥般,“谁知道他跑哪里去了,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做些什么。”

    这时李茗香神色凝重的跟着奴才走了进来,墨倾璃见她神色凝重,与之前判若两人,对旁边的奈陌和沐天琅道:“你们也累了,先去下去休息。”

    待房间只剩下墨倾璃和李茗香俩人的时候,李茗香“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墨倾璃一惊,“怎么了这是?”

    “璃姐姐,对不起。”李茗香说。

    墨倾璃准备上前扶起李茗香,可被李茗香拒绝了。

    “起来好好说。”墨倾璃嗔怪道,“你伤还没好,地上凉,赶紧起来。”

    闻言的李茗香更是感动了,越是感动,心里就越是愧疚,“璃姐姐,黑衣人的事,对不起。”

    见墨倾璃没有答话,李茗香继续说道:“之前我进树林里时,其实见到了黑衣人,但由于害怕,所以没有提前喊出来。结果让戈玥冥哥哥的月瑶姐姐都被黑衣人埋伏了,对不起,璃姐姐。”

    李茗香终究是没有将宇歌的事情供出来,她怕,她怕墨倾璃不会放过宇歌,虽然宇歌有难言之隐,但她不敢冒险。

    所以,她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愧疚之情。

    “就这?好了,本宫不怪你,快起来罢,地上凉的很。”

    在墨倾璃的再三要求下,李茗香才慢慢站起了身子,但依旧对墨倾璃愧疚不已,墨倾璃越是不责怪她,她心里就越发的难受。

    “璃姐姐,你就惩罚点我什么吧,否则我于心不安啊!”李茗香说道。

    墨倾璃不由的发笑,这李茗香虽说成了亲,可仍跟孩童一般可爱的要紧。

    “好好好,那本宫就罚你现在赶紧回房好好休息。”

    “啊?可……”李茗香惊诧的望着墨倾璃,没想到墨倾璃给她的惩罚竟是这个,这哪里叫惩罚!

    见李茗香准备再说些什么,墨倾璃故意把脸一沉,“怎么,不想领罚?”

    “不不不。”李茗香连忙摇头。

    “那还不赶紧回房休息去。”墨倾璃憋住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看着李茗香不情不愿的离开的身形,墨倾璃扬唇一笑,在人间的这些日子里,胜过她一个人在洞里默默修炼的万年。这些以前她最瞧不起的人类,却给了她极大的力量。

    不过,墨倾璃看着镜子里反射出来的自己。她最近可是饿瘦了不少,她是不是要考虑考虑养个“食物”了呢!

    “公主。”

    没一会儿,就见着月瑶火急火燎的赶了进来。

    “怎么?”墨倾璃眉头微挑,看着风尘仆仆的月瑶。似是在考虑月瑶适不适合做她的“食物”。

    “我打听到了。”月瑶拿起茶杯,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饮尽。

    月瑶缓了口气,道:“大公主来这里后,一开始那些百姓们很是讨厌她,可在大公主来这儿一周后,发生了一件事。当时边塞的小国进犯,眼看城门就要抵挡不住了,是大公主现身,派出跟随的亲兵,一举将进犯的小国打跑了。所以从那以后,城里的百姓爱戴大公主比爱戴女皇都要更胜。”

    “说重点。”墨倾璃有些不耐的打断了月瑶的长篇大论。

    “是。”月瑶继续说道:“两月前,从城外偷进了一批刺客,将正在讨论战事的大公主刺杀了。百姓们都举城哀悼了好多天呢!”

    “哦?”墨倾璃眉头微挑,“她是被人刺杀的?”

    月瑶点头,“是,和之前女皇所说的不一样,这里的百姓们说是大公主是被刺杀的,当时还有一同的好几个兵将都亲眼目睹了。所以,咱们这次进城才会困难重重,这里的百姓对外来人士都有抵触心理。”

    “本宫知道了。你也辛苦了,先下去歇息,有事本宫再传你。”墨倾璃觉得月瑶办这些事情可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她看来还是需要另觅“食物”。

    月瑶退下后,墨倾璃一心二用,一边思索着月瑶打听过来的消息有几分可信度,一边思索着“食物”的人选。

    要不,戈玥冥?

    他反正每天也没什么事做,何况他答应和自己合作,那她肚子饿了,这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是合作的一部分!

    墨倾璃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搞定,就是他了。看来今天的晚餐有着落了。

    之前破阵所消耗的元气她可都还没有补回来呢!正好今天一次x/ing、补到位。

    说做就做,墨倾璃唤来站在门口的奴婢,“今夜戈侧君侍寝。”

    “是。”

    奴婢领命后,神色微动的退了下去。

    公主在这一路一定是饥。/ke、、了,这刚一到休息的地方便急不可耐的召戈侧君侍寝。

    啧啧……虽说公主脾气变了许多,看来这方面的爱好还是没有变啊!

    墨倾璃自是不知道奴婢们心中所想,她也懒得分一部分灵力去探听奴婢们心中所想,她现在只想躺在ch/uang、上、等着晚上戈玥冥的来临。

    对了,还要吩咐厨房备点补血的小菜,把他吸干了,那可就不好了。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