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尸王惑天下,七夫皆妖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会变成妖的哟!

第一百一十三章 会变成妖的哟!

    “交代出来又如何?难到你就会放过我了吗?”宇歌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既然自己死路一条了,他就要为他所想要保护的人保护到底。

    “你放肆。”月瑶上前朝宇歌就是一巴掌,“你竟敢对公主如此大呼小叫。”

    墨倾璃并未阻止月瑶的行为,在她看来,对付宇歌怕是软的不行,那么来点硬的也未尝不可。

    月瑶的这一掌用的力气极大,直接就将宇歌扇到了桌上,本就破旧不堪的桌子应声碎裂,木头碎片毫不留情的刺进了宇歌白皙的肌肤上,疼的宇歌不由的倒吸一口气。

    “宇歌,李茗香待你如何你是知道的。李茗香如此惨死,你心里难到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墨倾璃一步一步的走近宇歌,弯下身子,凑在宇歌的耳畔轻声说道。

    别看墨倾璃这小小的举动,里面可是带着一丝丝法力,催眠着宇歌。

    “我内疚。”宇歌怔怔的说。

    墨倾璃唇角微勾,继续蛊惑,“那你告诉我,是谁,是谁杀了李茗香?”

    “是谁,是谁杀了李茗香?”宇歌呐呐的重复墨倾璃的话语,忽然原本污浊的的双眼骤然一下清明起来,他恐惧的望着墨倾璃,不顾身上的疼痛,往后猛挪了一下,而后颤抖的对墨倾璃说道:“是我,是我杀的。是我杀的,你们不要再问了,一切都是我,是我看李茗香不顺眼,是我不喜欢她,所以我杀了她。”

    当宇歌破了墨倾璃幻术的那一刻,墨倾璃喉腔中竟感受到了一丝腥甜,她又将那股腥甜给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月瑶准备上前继续对宇歌逼问的时候,被墨倾璃拉住了手,“罢了,叫人将那女子抬出去好好的埋了,然后暂时将宇歌先关押在这里。”

    “可……”月瑶还准备再说些什么,却见着墨倾璃脸上一阵苍白,便知不好,连忙将墨倾璃扶着,踏出了牢门。守在牢门旁边的几个护卫按照月瑶的要求照做,将宇歌关押在了牢房之内。

    宇歌望着墨倾璃的背影,眼中略过一抹惧色。

    “公主,公主,你没事吧?”月瑶扶着墨倾璃,眼看墨倾璃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心里不由的焦急起来。

    墨倾璃摆摆手,“没事。”

    到了房间,墨倾璃让月瑶下去之后,双腿盘曲在榻,闭上双眼,检查着自己的体内。

    按理说,刚刚她只是使了一个几乎不怎么耗费灵力的法术而已,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根本不会有什么大碍。可……为何在宇歌破的一瞬间,她忽然觉得体内一股异流涌过,将她全部灵力仅在一瞬聚集,却又猛的反射开来。

    因此,墨倾璃才受的伤。

    她现在就是要找出她体内的始作俑者。

    闭上眼的墨倾璃渐渐将神识放出,查探着体内,可那股异流却似凭空消失般,体内一切正常,除了被反噬之外的伤以外,一丝异常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墨倾璃忽然想起上次也是,自己忽然感觉到体内有什么东西,但是查探却又无异,所以当时的墨倾璃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可照今日看来,她还真的就不能再对此放任处之了,并需要揪出这个东西,否则若是落入敌人手里,岂不是很危险。

    “小璃璃,小璃璃。”沐天琅一脸焦急的推开房门,见墨倾璃正闭着眼,盘腿在榻,小脸苍白苍白的,沐天琅的心都快要揪在一起了。

    听到沐天琅声音的墨倾璃心里微叹一口气——罢了罢了,看来自己暂时也是查不到什么了。

    “小璃璃,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见墨倾璃醒了,沐天琅一脸紧张的拉着墨倾璃的手,上下打量。

    “没事。”墨倾璃抬眼望了一眼沐天琅,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回道。

    她发现,她越来越爱笑了。

    沐天琅丝毫不满意墨倾璃此时的回答,“怎么会没事,你看你脸色这么苍白。你是不是饿了?”

    说着,沐天琅撸起袖子,将泛着淡淡蓝光的胳膊凑在墨倾璃的嘴巴跟前,道:“给你吃。”

    咳……

    墨倾璃嘴角抽了抽,将沐天琅的胳膊没好气的拍到了一边,“真的没事。”

    “你真的不喝?”沐天琅说。

    “嗯,不喝!”她已经吸了他太多血了,而且相对于妖来说,这些也更难恢复。

    “既然你不喝,那我就帮你抓人来。”沐天琅似是猜出了墨倾璃心中所想,“我想想,抓谁好呢?小红?小青?不不不,都不好,干脆抓冷寒翎来好了。”

    还不等墨倾璃回话,沐天琅就嗖的一声消失在了房里,墨倾璃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而后仰身躺下,最近的她也真是越来越爱睡了,甚至中午都要如凡人一般睡午觉了。

    “呼……”墨倾璃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闭上双眼,渐渐进入了梦中。

    不知睡了多久,当墨倾璃翻身的时候,竟吃惊的发现她的旁边躺着一个不明物体。

    睁开眼,映入眼帘黑漆漆的一片。

    是谁将她房里的烛火熄掉了。

    “你终于醒了。还真是挺能睡的。”一丝掠带嘲讽的声音在墨倾璃的耳畔响起,“人类果然懒惰。”

    “冷寒翎?”墨倾璃故意忽略掉冷寒翎声音的嘲讽,问道。

    “要不你以为会是沐天琅?”

    墨倾璃怎么从冷寒翎的声音里听出了那么一丝吃醋的意味,她说:“谁允许你将我房间的烛火熄掉的?”

    “本王身为狐族之王,熄灭你一个小小人类的烛火还要跟你汇报?”冷寒翎的声音里有些不悦,“是不是如果这烛火是沐天琅灭掉的,你就不会质问?”

    这什么跟什么,如果现在有灯光,一定可以看到墨倾璃正在不停的翻白眼。

    见墨倾璃不说话,冷寒翎以为她是默认了,绝美的面庞上不由的笼罩了一层散散的阴郁,他双手将墨倾璃的脸捧起,而后在墨倾璃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冰冷但又夹杂着一丝火热的唇毫无预兆的印上了墨倾璃凉凉的嘴唇上。

    “唔……”墨倾璃瞪大双眼,双手抵在x/iong前,用力的将冷寒翎推开,声音带着浓郁的怒意,“你做什么?”

    “做你和沐天琅平常做的事!”说罢,冷寒翎又再次用嘴唇准确无误的印在了墨倾璃的唇上,一只手将墨倾璃的后脑紧紧的扣住,不让墨倾璃反抗,而另一只手则是将墨倾璃的腰肢搂住,让她的、身、体、紧紧的挨着自己,似是要将墨倾璃嵌进他的身体里一般。

    墨倾璃简直就是无语的想吐血,怎么这一个两个的尽想着占她的便宜,她的便宜就当真这么好占吗?

    想到这里,墨倾璃的心里就无限的郁闷,若不是刚刚受了伤,哪里还容得这只狐狸这么放肆。

    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感受到墨倾璃的思想在开小差,冷寒翎红曜般的眸子里掠过一抹怒意,他狠狠的咬了一口被自己含在嘴里的墨倾璃的嘴唇。

    “啊……”墨倾璃不由的吃痛出声,她将冷寒翎的肩膀一捶,“你有病啊,咬我干嘛?”

    “不准想他,你现在只准想我。”

    说着,也不管墨倾璃同不同意,冷寒翎的手就滑进了墨倾璃的衣衫里。

    墨倾璃赶紧抓住冷寒翎那一双在她身、上、游走、的双手,“你……你……住手。”

    “我不。”冷寒翎想也没想的拒绝。

    不过看墨倾璃这紧张的模样,难到她还是、第一次?

    想到这里,冷寒翎眼中的y/u/、望、越发的浓烈。

    “你要是再不住手,我就……我就……”墨倾璃感受到她自己的吓、体、隐秘的地方,被一个异物顶住。

    墨倾璃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所以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越发的担忧起来,她总该不会在女尊国,被一个男子给、强、了吧?

    说出去真的要笑掉大牙了。

    “你就怎样?”冷寒翎停下手中的动作,挑眉看着墨倾璃。双眸在月光的挥洒下,越发的亮眼。

    让墨倾璃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她——好像真的饿了。

    “我……就会咬你。”墨倾璃又咽了一口口水,说。

    “哈哈哈……”冷寒翎似是听到了世间上最好笑的笑话般,“哎哟,哈哈哈……哈哈哈……你竟然说你要咬我?哈哈……墨倾璃啊,我该说你蠢呢还是该说你可爱呢!”

    “你知道我是狐妖吧?”冷寒翎终于笑够,单手将墨倾璃的下巴挑起,问道。

    墨倾璃点点头。废话,她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觉得他身上的味道特别的诱人。让她本来不是很饿的肚子咕咕直叫呢!

    “那你可知道如果人吸了妖的血会怎样?”冷寒翎忍住笑意,继续说道。

    墨倾璃撇撇嘴,她管人吸了妖的血会怎样打屁啊,她只知道她吸了他的血,她肚子就饱饱了。

    “人吸了妖的血啊,会变成妖的哟。”冷寒翎故意吓唬墨倾璃,可冷寒翎的话音刚落,他便觉得自己的脖颈处传来丝丝刺骨的疼痛。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