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 第1193章 一家子戏精

第1193章 一家子戏精

    孙向薇此刻脸色非常难看,她此刻突然反应过来,她似乎中计了,她被这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孩子下了套儿。

    她苍白着脸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这是误会!我没想到你这么不禁推,更没想到栅栏这么不结实!”

    凌瑶呵呵冷笑,“不禁推?

    这么说还是我弟弟的错了?”

    东溟子煜冷冷的看着孙向明和周浦仲,“你们一个是孙向薇的哥哥,一个是这里的主人,必须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答复!”

    孙向薇忙讨好的对景阳道:“三公子,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对不对?

    我还给你礼物了!你还很喜欢呢!”

    景阳就像是见到了可怕的虎狼似的,拼命地往东溟子煜的怀里躲:“不要推我,不要推我,呜呜呜呜……救命啊,救命……”东溟子煜眼神犹如冰剑,凛冽地瞪了她一眼:“滚!”

    凌瑶此时检查了栏杆,道:“父王,栏杆是新的,不应该这么不结实,我看着,倒像是被人动了手脚。”

    东溟子煜看向周浦仲,冷冷的道:“本王等着你给本王一个交代,至于合约之事,容后再谈吧!”

    说完,抱着景阳就往府外走。

    “宣王!请您听我解释!”

    孙向薇着急得浑身都是汗,她发现自己百口莫辩,“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周浦仲长舒一口气,对一边的婆子高声道,“还不赶紧将她关起来,听候发落!”

    孙向薇又着急又生气,不断喊冤,又喊孙向明救她,还是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嬷嬷给架走了。

    她看着景阳的眼神越发愤恨,恨不得将他给吃了,但谁会搭理她呢?

    周浦仲吩咐长子彻查此事,然后追上东溟子煜道:“王爷,先给三公子洗个热水澡、换身衣裳吧,这样会受寒的。”

    春寒料峭,湿着衣裳,确实容易着凉。

    东溟子煜淡淡道:“好吧。”

    然后对莫问道:“你去马车上将三公子的衣裳拿过来。”

    衣裳繁琐,防止宴会上出状况,去参加宴会,一般都会带着备用的衣裳。

    周浦仲蹙着眉头,桀骜的神情收敛了不少,将东溟子煜带往客房。

    “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若离焦急的声音传来。

    后面跟着周夫人和一众莺莺燕燕,那些少女的目光见到俊美如神祇般的东溟子煜,一下子就挪不开眼神了。

    这就是宣王殿下呀,就是今天要从她们里面挑人伺候的男子。

    太俊美了、太高贵了!这样的男人,别说跟在身边伺候,就是春风一度也值得呀!上官若离没有注意那些女人如狼似虎的眼神,她见景阳躲在东溟子煜怀里哭,浑身湿漉漉的,整个人还在颤颤发抖,心里就怒火冲天。

    周夫人也知道事情大了,神色凝重的问道:“我们听说三公子落水了,到底怎么回事?”

    凌瑶气愤的道:“被孙向薇给推到水里了,湖边的栏杆被人动了手脚!”

    上官若离冷声道:“岂有此理!竟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简直罪该万死!”

    “母妃……呜呜……”景阳缩在东溟子煜怀里,委屈的抹眼泪。

    按理说,这就是普通五、六岁孩子遇到这种事,该有的表现。

    但上官若离知道自己这个熊孩子,不是普通的孩子。

    别说他身上有功夫,不会轻易落水。

    即便是真落水了,也不会这么可怜巴巴的躲在老爹怀里抹眼泪。

    不过,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只能跟着小东西演戏,做出气愤和心疼的样子。

    到了客院,莫想伺候着景阳去沐浴。

    周夫人命人去熬姜汤,然后对东溟子煜赔不是道:“宣王殿下息怒,这事情周府一定查个明白。”

    东溟子煜没有做声,周浦仲也忙跟他赔不是。

    周夫人附和着他几句后,竟然又旧事重提,“王爷呀,您这子嗣单薄也不是个事凌瑶儿呀,若是三公子……唉!总归还是要广纳妾室,开枝散叶,儿子多了,才是武将的底气。”

    那意思你才三个儿子,若是像今天似的,有个意外,可就更少了。

    上官若离眸色骤凛,道:“周夫人这是在咒我的儿子们吗?”

    周浦仲瞪了周夫人一眼,赔笑道:“宣王妃误会了,内子不是那个意思。”

    凌瑶冷笑一声,刚被打了脸就这般健忘,这老太婆,还需要教训。

    东溟子煜眼皮都没抬,淡淡道:“本王后院的事儿就不容周夫人操心了,你年龄大了,操心太多,恐于长寿无益。”

    “噗!”

    凌瑶笑了出来。

    父王真是太厉害了!上官若离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东溟子煜这话直白的可以,就差明晃晃地告诉周夫人:你老了,活不了几年了,多管闲事死的更快。

    周夫人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女人最怕人家说她老,老人最怕死。

    没想到东溟子煜也会这么不给面子,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下台,空气都仿佛尴尬地要凝固了。

    东溟子煜今日穿了一件深紫色云龙纹常服,端坐于官帽椅上,相貌非凡,矜贵冷傲,沉稳威严、睥睨众生。

    周家众多女人都偷偷向他看来,未婚的小姑娘们都红了脸。

    可是这样一个令人见之不忘的人物,竟然为了上官若离拒绝其他女子,众女子心碎了一地,对上官若离都充满了羡慕嫉妒。

    凌瑶收起笑,看着东溟子煜道:“父王,您忘了前几天的事情吗?”

    东溟子煜不解,“瑶儿说的是什么事情?”

    凌瑶眨巴着眼睛,一派天真无邪模样:“就是前几天被父王无意间伤害的两个双胞胎姐妹呀。

    周夫人和周将军没把咱们当成外人,周家姐妹不但没有回避,还热情好客的凑过来,咱们应该给那两个姐妹道个歉,那两个有异域风情的姑娘来了吗?”

    都想把这篇翻过,她偏偏不,她要拎出来打脸。

    这里是客院,父王是外男,这些女眷按理说都应该回避,却巴巴儿的跟着来了,还屋里屋外的站满了。

    真是司马昭之心,恶心至极!周夫人和周浦仲以及他的儿子们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