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历史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88章 奥托的推销

第88章 奥托的推销

    肥皂已经成功,目前只有板砖大小的合计十五块

    “留里克,所以你打算一块卖多少钱?”奥托问道。

    留里克被问住了。

    肥皂的议价权在自己手里,该新鲜物部族最有权势的人都说好,普通人也是一样的,就是普通人钱不多。

    要估计一个他们买得起的价钱,不能太高,也不能太廉价。

    想到钱的事,留里克就回想起结束不久的狩猎,族人们满载而归,一张鹿皮价格好像就是一个银币。

    对!一个银币。

    留里克毫不犹豫说道:“一个至少一个银币。”

    “啊?”奥托大吃一惊,表情非常夸张。

    “爸爸,我说少了?那就两个银币,就这样,我至少两个银币卖掉它们。”

    “你……你……”奥托有些懵,一边拄拐的维利亚亦是吓一跳。

    谁不喜欢钱呢?一个银币的购买其实非常惊人,一张鹿皮就是非常贵重的财物。

    奥托的狩猎行动给自己赚了累计近一百个银币,着实发了大财,却也耗费了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以及面临远征的死亡风险。

    留里克这大言不惭的小孩子,难道他觉得一天一夜的劳作,就能把一堆只能点油灯的廉价油脂变成三十个银币?

    奥托确实看到地上摆着的皂块,数量正是十五个。

    留里克一时没缓过劲,继续强调:“整个部族只有我最清楚如何制它,每一个可以使用很久,两个银币去买一个神奇的宝贝难道不合适?当然合适。我要给祭司们永久免费的供应肥皂,我还要把它卖给铁匠铺和皮匠铺他们是部族里除了我们家和祭司最有钱的。他们一定会愿意买能轻易清洗干净的宝贝。”

    听到这些,奥托寻思一番愈发觉得儿子并非大言不惭,他一定思考过应当销售给谁。

    儿子的话很对,奥托自己搞到的一大堆新鲜皮革,一股脑都卖给部族内部和客居者的皮匠铺子,很容易就赚到大笔银币。

    那些人确实很有财富,尤其是铁匠们,奥托其实觉得这一小撮人就是最闷声发财的。他们定是藏匿了许多财富,还有他们挂在铺子里的大量展示用金属工具,它们也价值连城。

    比如一支伐木斧头,最次的也要一个银币,非常优质的经过多次锻打的斧头还要三个银币呢。

    看看儿子的年纪,他七岁的腰里只有一支吃饭用的切肉刀,儿子要成为真的男人,也许自己需要提前给他订购一支铁剑。

    不!也许情况会变的。

    留里克自己做的soupa倘若卖出一大笔钱,奥托不想学别的男人把儿子当赚钱的劳动力,儿子必然会继承自己的财产,倘若他可以变成赚钱高手现在就必须鼓励。

    他完全能用自己挣的钱买铁匠铺打造的好剑,固然比不上自己的“毁灭者”,也会是配得上留里克的剑。

    终究他长大后必然是要高举“毁灭者”,继承老去的自己统领部众。

    奥托想了一下:“那么,你可以去铁匠那里试探一下,也许他们会买。我还可以和别人说说,你知道的那些叔叔们,他们也许也会买。他们关于铁匠,还有另一件事。”

    “什么事啊爸爸。”

    “嗯……我的儿子,你应该拥有一支真正的佩剑了。”

    “啊?现在已经可以了?”

    留里克显得很激动,奥托自然认为他是亟不可待的希望腰悬佩剑。

    “对,也许你现在应该准备一下,我可以立即带你去见部族里最好的铁匠。”

    “这么着急?”

    “哦,也许是有些着急。”奥托捋着自己湿漉漉的胡须,“那就明天吧。孩子,你今天让我体验了一件有趣的事,很快我就送你一把配得上你的剑。你今天就待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我会领你去。”

    留里克没有说话,他下意识点点头同意了父亲的要求。

    肥皂的事实在令人激动,再与大祭司维利亚畅谈一番后他一身轻松的离开。户外的气候依旧很冷,他照例去和自己的伙计们聚在一起,向他们诉说自己的儿子制作了一种新奇宝贝,能把人清洗得如同刚刚降生。

    奥托就是在做广告,他首先跑到了哈罗佐夫的家里,又把别的伙计叫到一起。

    二十多人坐在哈罗佐夫的长屋里,他们穿着五花八门围着火堆烤火。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复杂的气味,显然是嗅的时间太久,没有人觉得这气味令人作呕。

    因为那是汗味与狐臭的混合,又夹杂着熏肉和焦炭的气息。

    冬季仍然进行洗澡颇有挑战性,更糟糕的是冬季绝不是洗衣服的好时机。可想而知许多人整个漫长的的冬季,穿着自己唯一的一身衣物竟无法换洗,那是怎样的糟糕。

    今早首领的突然出现,瞬间就给其他人别样的感觉。

    “首领,你今天来的很突然?难道是打算邀请大家喝酒?据我所知你家的酒坛存量一定不多。”哈罗佐夫带头调侃。

    “当然不是酒的事,是另一件事。”

    “总不会是你的儿子?还是你家的那个仆人?”

    “仆人?”奥托嘴角一撇,“我刚从祭司那里回来,那个仆人也一直在祭司长屋待着。就是这个仆人一直围着火堆睡觉,像是一只小狗,我儿子在场,既然留里克不说话,我也不好说什么。”

    “那么……首领,我总觉得你今天很奇怪。你重新整理的头发,就是气味变得有些特别。”

    “哈哈?!你注意到了?!”奥托猛地提起身板,双手捧着自己夸张又蓬松的胡须。

    “我的儿子发明了一个好东西,我使用它彻底清洗了胡须,你们可以来摸一下,我绝对不会介意。”

    既然首领的发话了,他的夸张络腮大胡子自然被他人把玩一番。一双双粗糙的大手触摸着蓬松胡须,它是干燥又柔顺的,可以一把捋倒低,这是最不可思议的,捋胡子居然可以毫无障碍。

    事情还远不仅如此。

    奥托又摘下自己的皮帽子,混杂着大量白发的长头发失去帽子的固定,完全耷拉下来。

    “你们也可以摸摸我的头发,它变得非常干净,就像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头发那般整洁。”

    因为皮脂的黏性,长发和胡须都能因此黏在一起。过多的头发更是能附着大量灰尘以及篝火随热气腾起的细微灰烬,它们和皮脂混合成黏性更强的油腻物质。一个强壮的勇士,他们难以清洗自己的头发和胡子,即便是清水也洗不干净,除非使用碱性的洗发水。

    奥托给他的伙计们展现出了强烈不可思议的感觉。

    松开了他的头发,哈罗佐夫惊得双手颤抖:“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祭司用了某种魔力?”

    “哈哈哈!当然不是!因为这是来自奥丁的魔力,而我的儿子留里克得到了奥丁的魔力。”奥托的话非常魔幻,其他人听得却没有任何的怀疑。

    大家都相信那就是真的,也包括忙着切肉干的哈罗佐夫的妻子,也停下刀子听听首领大人的说法。

    奥托带着自信的笑,故意神神道道嘟囔:“听着,兄弟们,你们把脑袋都伸过来。”

    “你……请说。”哈罗佐夫亦是小声回答。

    “留里克做了一些神奇的宝贝,它能把最肮脏的人彻底清洗干净。那些祭司们已经提前享用了,而我刚刚就是用它彻底洗干净了胡须和头发。听着!你们都听着!自我开始长胡子以来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舒服,我的头发不再瘙痒,我的下巴也是。看到你们的眼神,我知道你们也想要拥有这个宝物。”

    哈罗佐夫非常动心,他小声又严肃的询问:“是祭司长屋吗?我领着兄弟们现在就去讨要。”

    “不可!”奥托使劲摇头:“那是神圣的地方,你们死后都是要进入瓦尔哈拉的,现在要去硬闯人间的神圣场所,会在瓦尔哈拉门口被女武神拒绝。再说你们也不用去硬闯,因为宝贝的制作者是我儿子留里克。”

    “难道……难道要我们亲自去向留里克讨要?不!首领,他是你儿子,兄弟们应该向你讨要。”

    “唉,这就对了。”奥托嘿嘿笑着一副懒散模样盘腿而坐,他伸出两个手指,说道:“两个银币,只要两个银币就能得到宝贝。”

    接下来,奥托一边介绍着一边用手比划着肥皂的皂块大小,还有使用的方式。

    这样,他们基本了解到一个皂块个头着实不小,每一次使用虽会减小一点,自己成功完成了所谓的彻底清洁。再者,它能洗头发洗胡子,就能把身上的衣物洗的彻底干净。

    让大家渴望得到它的还有也一个原因,所谓的soupa是留里克又一次从奥丁那里得到的神谕。想要接近瓦尔哈拉,购买留里克的soupa,会不会更能得到神的好感。

    甚至还有人在揣测,可能瓦尔哈拉的英灵们,他们一定就是用这个东西洗澡,现在人间的自己也能提前享受。

    “我买!”哈罗佐夫咬了咬牙,直接招手命令自己的妻子:“娜沃拉,给我两个银币交给首领。”

    哈罗佐夫的妻子对丈夫是完全的言听计从,就像部族的其他女人那样,她非常传统的认为丈夫会做好一切事,自己只要负责照看丈夫的财产就行了。她毫不犹豫的拿出储物箱,这里面就是哈罗佐夫的全部家当,带他去了瓦尔哈拉,这笔财产自然会由已经结婚的长子继承。

    至于哈罗佐夫的小儿子卡努夫,很遗憾,他要自己争取财富。

    “首领,现在你就收下吧。”哈罗佐夫恭顺的说。

    两枚罗马银币,它的确很有价值。

    奥托想了想,直接摇摇头:“不,你先把钱收好。”

    “为什么?我们都是相信首领你的。”

    “不!你们不要误会。银币要给我留里克,即便我作为他的父亲,这笔钱我不能代收。”

    “但是你还是他的父亲。”哈罗佐夫强调。

    “留里克将是下一任的首领,他得到神谕制作了清洁一切的宝贝,又说明了祭司的预言是真实的。”想到了许多事,刚刚还非常愉悦的奥托不禁扼腕长叹:“兄弟们,我已经老了,你们却都比我年轻。留里克可能是我们部族唯一得到明确神谕的孩子,在所有的十岁以下孩童中,可有人比他更优秀?问问你们的内心。你们的小儿子们,一旦冰雪融化,他们还要去山坡上跟随留里克学习很多。

    我问过大祭司很多事,大祭司告诉我,留里克必将是优秀的首领,不仅仅是因为神谕还在于他现在的表现。留里克是充满智慧的,也是善于智慧作战的,我精通的他都了解,我不会的他全会。

    你们亲自去买他的东西,钱币由他自己掌控。既然留里克必要要作为首领,现在他就必须得到训练,从现在开始他必须学会打理自己的财产。”

    奥托的话说得非常中肯,至少大家都这么觉得。

    碍于哈罗佐夫家的木屋不大,奥托只好召来了最忠诚的那一小撮亲信。

    倘若是在开阔的户外,他能轻易的招来二百或是三百名于冬季无所事事的勇士。若是再选定一个日子,那些强行冬季破冰抓海豹的人也纷纷归来,可以有五百或是七百名勇士倾听奥托给儿子的肥皂做的广告。

    仅仅告诉二十个亲信大概足够了,之后他们会把好消息告诉其他人,反正无聊的冬季没别的事好做。

    奥托和这些家伙聊起五花八门的事,谈资的匮乏,他们聊起了留里克的仆人,鹿肉和鱼肉哪个更好吃,甚至还聊起那些嫁进来的诺夫哥罗德女人们开始隆起的肚子,还有别的乱七八糟。因为肥皂的神奇可能,大家心情非常不错,对未来的美好坚信不疑。

    是啊,祭司多年前就说了,诞生的留里克会是部族最伟大的首领,追随首领每个人都能得到幸福。

    大家聊得最关键的事情还是冰雪融化后,部族又要组织人手去诺夫哥罗德索要贡赋,届时每个部族的成年男人都能按照身份和年龄等,分配到自己的奖励。

    直到天黑奥托才离开,他的心情非常不错,自然而然又拐到祭司长屋去见自己的儿子。

    他想看看这个可爱的孩子整个白天又在做什么事,顺便给儿子报喜,身为老爹的自己已经得到了多达二十份订单,现有的肥皂能瞬间卖出去。

    趁着群星照在雪地反射的微光,他靠近祭司长屋,一股强烈的脂肪的焦香味窜入他的鼻孔,猛烈的勾起他的馋虫。

    啊!脂肪的气味,实在太诱人了。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xszbanquan@163.com)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