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吞噬诸天从斗罗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光明神座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光明神座

    世界上的问题大部分都能用钱解决,还有一小部分,则需要用很多钱来解决!

    龙骁完全想不到,一百两银子,就能让一个神使屈服。

    眼前这个小黑丫头长的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身体中近乎透明的本质却丝毫骗不了人,她便是神灵在人间的投影!

    “比什么?怎么比?”桑桑将手中抹布放到一边,站到陈皮皮身前,认真的问了一句。

    “书籍,字画,经文,随便什么都行,”陈皮皮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你确定?”桑桑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意,

    “嗯,,”陈皮皮眉眼骤然一紧,连忙摆手道:“差点上了你的当,老笔斋中的物件你日日打扫,”

    “自然胸有成竹,不行,得换些不寻常的东西、”

    桑桑微微蹙眉,道:“铺子里最多的便是书籍字画,要是不比这些,呃,有了,不如,我们比另外一些,你等我一下。”

    话音落下,桑桑掀开后门门帘,风风火火的跑了进去,摸索一阵之后,她直接提留出一个大匣子出来。

    打开匣子,里头竟然是一叠厚厚的银票。

    “什么意思?你哪来那么多钱?”

    陈皮皮惊了一惊,按这一叠银票的厚度计算,这些银票足有十万两,

    有那么多银子,居然只肯买一些劣质到极点的茶叶,这主仆两抠门,可真是抠到了一种境界。

    “少爷入了二层楼,来买字画的人多了些,西城那边又有些例银,准时准点的送上,不知不觉就攒了一些。”桑桑认真的解释道:“我们来背银票上的编码,每张银票上都有独一无二的编码,我们就来背这些吧。”

    “这倒是好,”陈皮皮欣然应允,正准备接过对方手中的匣子。

    龙骁的声音响了起来:“等一等,若是两位想让我来做裁判,这一局,便听我的。”

    “这位小姑娘提议是不错,银票编码虽然难记,但是,若是有人日日夜夜都搂着这些银票入眠,”

    “想要清楚记得每一张银票的编码,倒也不算什么难事。”

    陈皮皮微微一愣,嘟囔道:“世间哪有人会这般无聊,天天搂着银票睡觉,”

    “这玩意又不当吃,又不当喝的。”

    话音刚落,桑桑却猛然变了脸色,

    “额,还真有啊,”陈皮皮心智远超常人,桑桑脸上的表情变化哪逃得过他的眼睛。

    “宁缺这家伙像是八辈子没见过银子似的。今日,我才知晓,跟你这贪财的小丫头比,”

    “宁缺可算是豪爽至极的人物,话说,你们主仆两到底是什么人啊。诶,,,”

    陈皮皮实在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这对主仆,只能用一声叹息来表示眼下的心情。

    被龙骁揭破了老底儿,桑桑小黑脸难得的红了一红。

    嘟囔着说道:“那你想比些什么。”

    “比试什么都行,但你可不能作弊了。”陈皮皮认真的说了一句。

    “作弊,谁作弊了?”

    陈皮皮的话音刚落,外头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一个穿着破袄的老头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屋里突然多出了两个陌生人,老头微微有些讶异,

    伸手从内襟里掏出几块散碎银子,递给桑桑道:“方才出门闲逛了一会儿,”

    “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要买的,这些银子还是没用上。”

    桑桑笑着接过银子,道:“老师,您回来的刚好,店里刚好来了两位客人,”

    “您帮我招呼一下,吴婶儿熏腊肉正要找人帮手,我先去看看。”

    “对了,您不是喜欢下棋吗,我到隔壁借副棋盘来,”

    “您陪着这位陈公子下会儿棋。”

    “下棋,”老者揉了揉眉心,道:“十余年前,我倒是喜欢下棋,”

    “只是,这十余年都未曾下过一盘,棋力恐怕退步的厉害,”

    “倘若不能尽兴,这位陈公子,还请多多包涵。”

    陈皮皮看着眼前这张苍老的容颜,看着对方纯净到极点的眼眸,心中陡然惧意大生。

    这些天,将整个长安都搅得天翻地覆的人物居然出现在一家小铺子里,

    这种事简直比方才桑桑那小丫头夜夜搂着银票睡觉还来的不可思议。

    棋盘跟棋子很快就送了过来,陈皮皮站在一旁动也不敢动,

    老者微微有些讶异,道:“怎么,棋子都拿来了,不下一盘吗?”

    陈皮皮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接话,额角不断泛起一滴滴汗珠子,

    老者叹了口气,道:“怎么了?你很怕我?老朽一生侍奉昊天,到头来,可不是想让人害怕的。”

    陈皮皮硬着头皮道:“我知道,当年是那个人把你打落神座,关进幽阁,”

    “您现在想要做什么,我都不会觉得意外。”

    老者沉默了一会儿,道:“观主是观主,你是你,纵然不看在观主的份上,看在夫子的份上,我也不会对你动手。”

    “来吧,十余年没下过棋了,陪老头子下一局。”

    陈皮皮坐立难安,肥胖的小手不断来回搓着,真个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龙骁摇了摇头,径直坐了下去,看着老者道:“神座难得有此雅兴,不如,让我来陪你下一局。”

    “你,,”老者皱着眉头扫视了一眼龙骁,只觉得他全身金光绽放,眉宇间顿时陇上一丝诧异之色。

    “老朽这双眼睛跟常人有些不一样,头先居然没注意到先生的存在,”

    “真是失礼,”

    “先生请。”

    这方棋盘古旧,却不是什么古玩珍品,棋子也是一样。

    “啪”的一声,老者在檐角挂上一颗白子,轻松问道:“先生降落凡尘之时,”

    “老朽有幸目睹那一场奇景,”

    “世间能有这般机缘的不超一手之数,后来,看到先生前往荒原深处,老朽便没再看下去。”

    “想不到,先生竟然来了长安城,这么说,困住朱雀的那道樊笼,便是出自于先生的手笔。”

    龙骁拾起一颗黑子,轻轻落到棋盘上,微微颔首道:“无心之举,想不到却惹出了这么大麻烦。”

    老者微微一笑,道:“红尘俗世,本就习惯大惊小怪,以先生的能力,慢说一只小小的朱雀,”

    “便是想困住整座大阵,也不是什么难事!”

    龙骁拾起黑子,还未答话,陡然,外头又有一个声音响起:“怎么,谁想动老道的大阵,”

    “老道先把他打成白痴。”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