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都市 > 吞噬诸天从斗罗开始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惊神大阵的阵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惊神大阵的阵枢

    “师兄说的不错,他们的确找了一个很强的修行者。”

    陈皮皮想到龙骁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衷心的附和了一句。

    “怎么?你知道他们找的是谁?”

    二师兄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威严,但是,语气中却隐隐透露着一丝好奇的意思。

    “他就是那个能困住朱雀的人。”陈皮皮老老实实的说了一句。

    “原来是他,”二师兄点了点头,微笑道:“世间藏龙卧虎,这等境界的大修行者无一不是勤修数十年的一代人杰,你以后也要向他多多学习才是。”

    “呃,”陈皮皮疑惑的说道:“可是,他的年纪并不大,顶多跟师兄你差不多。”

    “胡扯,”二师兄面色一寒,道:“能以一道阵法困住朱雀,怎会如此年轻,”

    “就算莲生复生,也无法轻易以樊笼困住朱雀,他一定是个驻颜有术的老头子。”

    虽然,陈皮皮对二师兄的话报以怀疑的态度,不过,一想到二师兄那双拳头,陈皮皮不禁咽了口口水,讪笑道:“师兄说的有理。”

    小铺里的谈话还在继续,不过,龙骁只能做为一个旁听者的身份坐在一旁听两位老者缅怀过去。

    两位年级加起来接近两百的老头子平生阅历非凡,从一些毫不起眼的琐事开始说起,滔滔不绝的讲了半夜。

    铺子里的油灯已经添了两回香油,但是,两人的谈话依旧没有结束额的意思。

    “裁决司的人不可能进的了长安,所以,对于这种事,宫里的意思就是以玄铁骑就地扑杀。”

    颜瑟叹了口气,道:“城北有十万民众,因为你的出现,这些人今夜无眠。”

    “你应该知道,你进的了长安,他们就不可能会让你活着离开。”

    卫光明沉默片刻,轻松笑道:“我曾今跟你说过,我的眼睛能看到一些画面。”

    “其实,这一次来了,我就知道会永远留在这里,”

    “而且,我已经有桑桑了,所有的挂念都已经化作烟尘,所以,想要我留下,你们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

    颜瑟眉眼微皱,摇头道:“能把你留在这里,无论多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只不过,我不想这么做。”

    卫光明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这里是长安,”颜瑟认真的说道:“几十年来,我每天从这里走过,每天都跟熟悉的人打招呼,每天都吃着同样的美食,”

    “我不想让你毁了他,而且,你应该知道,这是我的地方,就算没有朱雀,你也一样走不了,”

    “只不过,会费力一些。”

    卫光明微微一笑,道:“你要用那座大阵来对付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会不会太浪费了一些。”

    颜瑟站起身子,诚恳的说道:“所以,我想跟你赌一把。”

    “就像在很久以前,宋国那间破道观里一样,要是你输了,你就把命留下,”

    “给那千余名人命一个交代,要是你赢了。我想,整个长安也没人能拦得住你。”

    卫光明沉默片刻,道:“所以,你把这位先生留在这里,就是想要他给我们做个见证,”

    颜瑟看了看龙骁,沉声道:“几十年前,我们在那间破道观里对赌,一直都是由高鉴阳师兄给我们当裁判,”

    “现在,我们也同样需要一个裁判,来判定胜负,”

    “整个长安城,恐怕没人会比他更合适了。”

    卫光明点了点头,道:“的确,夫子不在长安,恐怕,也只有他能看的清楚。”

    “慢着,”龙骁摸着下颌,道:“你们怎么能确定,我会给你们做裁判。”

    颜瑟微微一怔,从怀里掏出一件乌黑的物件,道:“你小子虽然一脸鸡贼,但是,你想干什么老道心里清楚的很。”

    “这几天,你在城中转了个遍,不就是想看看这座大阵究竟有何玄机。”

    “这东西就是阵枢,有了它,你就能看清楚,这座大阵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这东西只能给你看,不能给你用,看完之后,你要还给书院,”

    “这玩意,将来要给宁缺的。”

    龙骁接过老道手中的阵枢,疑声道:“你就不怕我毁了这座大阵。”

    颜瑟哈哈一笑,道:“这座大阵要是这么容易坏,哪能传承千年。”

    “放心,你看完之后,将阵枢还到书院即可。”

    卫光明淡然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我愿意跟你赌。”

    颜瑟站起身子,看向店铺后方,很肯定的说道:“你一定会答应的。”

    “玄甲军的铁骑就在外面,而桑桑,在里面。”

    “为了你的徒弟,这个赌约,你非答应不可。”

    卫光明若有所思,将手中摩梭很久的白子扔回龛里,抚掌叹了一句:“你说的对。”

    晨光落到临四十七巷里头,铺子里的人沉默的吃着桑桑煮的面条。

    不知何时,铺子外头的人已经开始散去。

    他们撤退的声音很轻,生怕惊扰了铺子里的人。

    到最后,只有那个头戴高冠的二师兄依旧沉默的站在槐树下。

    “嘎吱,”一声,小铺子的门打开了。

    穿着破道袍的颜瑟跟光明神座一前一后走出来。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位年青的男子,

    他那俊美的脸庞上涌现出一丝极为疲倦的神情,

    青年后面是铺子里的那个小黑丫头。

    桑桑沉默的搬出两个坛子,然后,机械的关上铺子大门,四人一同坐上那辆刻满符文的马车,向城外驰去、

    二师兄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沉默片刻后,轻声道:“走吧,我们,去看看。”

    -----------

    长安城北郊有一座不甚出名的小山坡,这不是书院那座后山,自然也没有熙熙攘攘的书院弟子出没。

    小山多碎石,不适宜耕种,所以,也没有农户在山野间开垦良田。

    晨风轻送,昨夜这里下了一场小雪,使得道路愈加显得泥泞。

    马车停在山坡下方,

    颜瑟与卫光明并排而行,轻松的踏着泥泞小径一路往山峰走去。

    龙骁跟桑桑跟在两人身后,不急不缓的走着。

    卫光明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瘦小的徒儿,眉宇间露出一丝暖意。

    颜瑟大师拨开身前一道落满雪花的树枝,看了看身后,叹道:“不知之后,是新瓮变重还是旧瓮变满?”

    卫光明微笑着说道:“在桃山数年,还以为要葬在满山桃花之中,”

    “此地青山妖娆,若是能在此处重回昊天怀抱,倒也不错,”

    “所以,不管是新瓮旧瓮,以后能做个邻居,也不枉我们相识数十年。”

    颜瑟大师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你这家伙数十年来虽然无趣,”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对手,”

    “若是能跟你做个邻居,日后,也不会太过无聊。”

    话音落下,两人相视一笑,足下轻点,瞬间,落到不远处的草坪上...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