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仙侠 > 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翻滚吧,暗浪!

第五百二十四章 翻滚吧,暗浪!

    一杯茶水,一句责问,看似只是燃灯有些小肚鸡肠,但在颇重面皮的洪荒,这确实能成为发难的借口。

    还是十分合理的借口。

    但燃灯刚一句‘可是有意针对’,还在为发难造势,一抹青光带着电弧闪过,今日的主角,即将晋升为二阶正神太白金星的天庭水神李长庚,直接出现在燃灯面前。

    不由分说,将龙吉护在身后,又出言讽刺,强行开团。

    此时殿内殿外的众多仙人,大多都觉得,这位天庭权神未免有些霸道,且完全不给阐教副教主留颜面。

    当然,大多数仙人都以为,天庭李长庚与燃灯道人本身处于敌对状态,个人恩怨极重,以至于当场开撕。

    两个字:豪横!

    而少数仙人仔细思索、品味,发现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水神背后的那灵秀女仙,先不提她天庭公主的身份,好歹也是天仙境后期的修为,距离金仙境已是不远,道境扎实、气息祥和,如何会端不稳一杯茶水?

    此时,根据每个仙人对局势理解不同、对燃灯道人了解不同,考虑深度,可以分为三、四、五层。

    考虑到第三层者,觉得这是燃灯因个人恩怨,想故意给水神和天庭一个下马威。

    考虑到第四层者,觉得这有可能是旁人算计,想让阐教与天庭关系恶化。

    能考虑到第五层的仙人已是凤毛麟角,都是知燃灯屁股早已坐歪的截教大弟子、阐教少数高手,他们觉得燃灯是在故意给天庭玉帝下眼药,借机搞事。

    而李长寿就不同了……

    他看到了负三层。

    抛开表象看本质,这其中有个很麻烦的核心问题——

    【当代天帝的亲生女儿,在天道序列中应该占在哪个位置?】

    龙吉并没有神位在身,在天庭只属散仙。

    玉帝不同于人间的帝王,子嗣并没有成为下一任天帝的‘合理性’,天帝乃是道祖,或者说天道指定。

    这种背景下,龙吉处境略显尴尬。

    龙吉在原本的劫难中,就是因一次蟠桃宴上失了礼数,就被贬下凡间;

    而后又被符元仙翁那个如今已经没了的老家伙算计,被强行许配给了手下败将‘洪锦’,在后续大战中,与洪锦双双毙命,一缕元神上了封神榜。

    始为逍遥身,回天榜上神。

    对龙吉的故事,李长寿在刚开始算计封神时,曾有两个猜想。

    第一,是玉帝有意而为,用龙吉的牺牲表明自己代天道执掌三界至公无私,借此竖立自身威严,在封神大劫后迅速膨胀的天庭神权体系,巩固自身地位。

    第二,龙吉其实是被人算计,有人借此抹黑玉帝。

    可李长寿上天庭后……

    随着对玉帝的了解逐渐加深,直接否掉了前者;并十分肯定,就是有人故意为难龙吉,借此为难玉帝。

    而今符元仙翁已死,李长寿本以为龙吉的故事路线已更改,没想到燃灯又跳了出来……

    还真是防不胜防。

    李长寿来的路上全力推算,分析了三条不同的‘情节发展路线’,很快就想通了此间关键。

    假如他换一种相对温和的处理方式,燃灯或许会暂时闭嘴,但这一杯洒身上的茶,就成了后续燃灯发难的借口。

    甚至,只需一二仙神稍后多嘴说一两句,燃灯就可【重拳】出击。

    若燃灯道人今日铁了心搞事,定会用【天庭公主在天庭处于何种位置】,进一步质疑【天庭是否秉承天道至公的理念】。

    都是套路。

    若玉帝中了这般陷阱,很可能就会从重惩罚龙吉,而后心底一阵抓狂。

    所以李长寿直接站了出来,站在燃灯面前。

    简单两句话,将龙吉划为自己弟子,太清道的徒孙,将龙吉剥离天庭体系。

    自家的弟子在天庭中行走,协助自己处理天庭事务,这有何不妥?

    堵死燃灯后续发难的借口,只是其一;

    李长寿顺势帮燃灯副教主做做宣传,解释自己厌恶燃灯是因燃灯挑拨阐截两教关系,从而保全阐教颜面,这是其二。

    除此之外,李长寿还有更深的考虑。

    【玉帝的性情】。

    李长寿其实一直在观察玉帝、了解玉帝,玉帝是与天道关系最密切的生灵,他因此也得出了很多感悟。

    自玉帝在东海海眼上一跃,李长寿就开始担心,玉帝的性情是否会被天道影响,渐渐发生变化。

    今日的玉帝身着白衣,有身为天帝的责任感,有建立三界公平秩序、庇护弱者、限制强者的宏伟愿望。

    李长寿其实有些抗拒,抗拒玉帝陛下换上一身神袍,双目失去笑意,变得麻木不仁,只遵循天条天规办事,对生灵渐渐冷漠……

    从这个角度而言,李长寿也不能让龙吉遭了算计。

    在燃灯借机发挥之前,直接掀了桌子,从护下龙吉的角度,是最稳妥的办法。

    这并非自己轻视燃灯‘古佛’,更非放弃了一贯的行事准则。

    稳可是刻在骨髓中的事,必须坚持一万年不动摇!

    凡事有利有弊,难有十全十美。

    李长寿这般处置,也有弊病。

    毕竟是临时决定的策略,有缺憾也是情理之中。

    弊病为何?

    此时他李长寿,相当于众目睽睽之下,仗势欺负了燃灯道人;

    燃灯刚刚只是责问一句,并未对龙吉发难,很容易借势洗白一波,提升下自身威望。

    心底念头迅速流转,李长寿观察着燃灯的反应,背后的龙吉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众目之下被打了脸,燃灯的面容难免有些阴冷。

    但燃灯的城府心机,此时也是彰显无疑,完全如李长寿所预料的那般……开始了卖惨。

    燃灯道人长长地叹了口气,缓声道:

    “不曾想,水神对贫道成见如此之深。

    贫道得玉清圣人老爷赏识,添为阐教副教主,所为自是阐教兴盛,并未有意针对过水神或是截教。

    阐截两教教义有别,自上古就有冲突,这并非贫道挑拨。

    或许是水神因私情之事,与截教走的太近,从而有所偏见。”

    李长寿:……

    还是低估了这家伙的脸皮。

    这时,需绕过对方言语中的陷阱。

    李长寿笑道:“是非曲折自在人心,燃灯副教主今日前来,莫非是故意来与我作对?

    我知燃灯副教主对我一直有些意见,但今日是玉帝陛下特准,请来如此多洪荒名士,为我晋升神阶做个见证。

    燃灯副教主故意来寻衅滋事,怕是太不将天庭,不将我人教放在眼中。

    若如此,我当真是要去求见二师叔哭诉一番了。”

    燃灯双目一凝,淡然道:

    “今日贫道是为恭贺水神神位晋升而来,就此不再多言。

    你我之误会,今后自会有解开之时。

    或许贫道非道门弟子,未修圣人大道,对道门少了些归属,但教主曾在上古时于贫道有大恩,贫道一心为阐教计罢了。”

    若是不知‘古佛’之事,李长寿觉得自己,还真可能会信了。

    可惜,周遭各路仙神看向燃灯的目光,大多都带了几分钦佩和敬重。

    这就是强保龙吉的代价。

    李长寿甩了甩手中拂尘,丢下一句“望燃灯副教主言行如一”,就带龙吉朝一旁走去。

    龙吉此时隐隐想明白了此间关键,刚完成了‘长大闭关’的她,看李长寿的背影时,眼中多了几分感激;

    趁着李长寿跟阐教、截教高人寒暄问候,龙吉抬手打了下自己额头,暗骂自己没用。

    正此时,李长寿的传声钻入龙吉耳中:

    “稍后无论谁问起,你就说自己一时手滑,只可对玉帝陛下和王母娘娘言说具体情形,我若猜测不错,你刚应是心神恍惚了一下。

    再去准备一杯茶,今日我已认下你为弟子,就在此地将你纳入人教道承。

    其他不必多想,一切有为师护持。”

    龙吉一怔,俏脸泛起少许激动的红晕,对李长寿欠身一拜,低头匆匆离开。

    此时,李长寿已是顺利成为全场最靓的老道,几声道友、几个道揖,就将刚才燃灯之事完全揭过。

    他与云霄目光对视、相视而笑,各自执礼相对。

    又与截教、阐教各位圣人亲传闲谈笑语,以‘一己之力’将泾渭分明的阐教、截教仙,稍微融到了一起。

    李长寿回忆着上辈子听过的各种开业致辞、开学致辞、婚礼司仪,朗声道:

    “感谢诸位道友百忙之中前来观礼,贫道长庚感激不尽!

    长庚能有今日之幸,实乃老师教导、两位师叔关照,离不开玉帝陛下一直给予的信任,更离不开阐教、截教各位师兄师姐的提携。

    天庭自上古初立至今,玉帝陛下心系天地苍生,关心仙凡疾苦,秉持天道至公之理念,废寝忘食,一路将天庭带到了如今即将大兴之局。

    长庚在此,盼诸位道友与天庭同顺同兴,让正道的光,洒在这洪荒的大地上!”

    周遭回声不断,都是在说些客套恭维话。

    随后,李长寿就在各处走动,先与每一位圣人亲传问候寒暄,而后又去找人教‘自己人’笑谈一二。

    今日这场合,不方便提醒守口如瓶的度厄真人,只是互相见礼,互称一句师兄。

    待李长寿转了半圈回到了云霄仙子身侧,刚要与云霄说几句贴心话,趁机缓解下上次被某‘河神’打搅后的尴尬。

    太乙真人抱着胳膊凑了上来,肩头撞了撞李长寿,笑道:“天庭怎得这么小气,也不安排酒宴歌舞?

    要不要把姮娥仙子请过来舞一曲啊?”

    李长寿:……

    找事吧这魂淡?

    虽然很气,但李长寿还是努力保持微笑,言道:

    “具体怎么安排,我其实也不知,是木公定下的。

    稍后应当会请师兄师姐去瑶池赴宴,此地应该只是邀各路仙神前来观礼。

    似乎玉帝陛下还召集了不少仙神。”

    “我说怎么此地不见龙族与地府之人,”太乙真人如此嘀咕了句,又道,“二阶正神都有什么权柄?”

    李长寿笑道:“不过是为天道卖命,并无什么权柄之说。”

    太乙真人眨眨眼,摇头道:“那还是算了,本还想着培养灵珠子在天庭任职,看他挺喜欢天庭的氛围。”

    “今日怎么不见灵珠子?”

    “他说是要给你准备贺礼,此前去找他好兄弟去了,稍后贺礼时应该能见他。”

    太乙真人嘴角一撇,叹道:“徒弟都能胳膊肘向外拐,确实是贫道此前不曾想过的……徒大不中留啊。”

    “大概是与人品气质有关,”李长寿眨了下眼,随之就轻笑着走向侧旁。

    太乙真人一阵轻笑,倒也不气,转身去找阐教仙聊天去了。

    燃灯身旁也聚了几名阐教仙,毕竟此地公开场合,阐教哪怕私下里分成两派、互相拉帮结派,也不能直接表现出来。

    截教几位仙子最是耀眼,但她们聚在一起时气场太强,让各路仙神退避十丈开外。

    也就李长寿能很自然地融入其中,与云霄仙子传声聊了几句,化解了此前的尴尬。

    云霄叮嘱道:“此地宾客众多,你莫要在一处停留太久。

    虽名声二字不过浮云流水,但今日来此地的仙人都是为你庆贺,莫要怠慢了,让他们心中不痛快。”

    “哎,是,”李长寿老老实实地应了声,又端着拂尘做了个道揖,“贫道遵仙子教诲,这就继续去各处转转。”

    云霄目中带着三分嗔意,一旁琼霄、碧霄掩口轻笑。

    这对妹妹的动作、神态都颇为相似,精心打扮过的她们,也是亮丽风景。

    李长寿转身要去招待宾客,金灵圣母在旁道:“公明……赵公明他稍后才能过来,正在三千世界向回赶。”

    “多谢师姐提醒,”李长寿含笑应了声,心底泛起少许八卦之火,却并未出卖赵大爷。

    在殿中转了两圈,敖乙在旁匆匆而来,对李长寿禀告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今日的具体流程。

    正如李长寿所说,此地就是宣旨用的,稍后待旨意宣完,此地就会摆宴,宴请各路仙神。

    到时,李长寿可邀请各位道门高手,去瑶池赴宴,玉帝、王母都会在宴上现身,天庭文臣武将、四海龙宫、地府阎君、仙盟来人,都已在瑶池等候。

    李长寿想了想,对敖乙传声道:“莫邀燃灯,稍后统一口径,就说玉帝陛下宴请道门圣人弟子。”

    “是!”敖乙立刻答应了下来。

    第二件事却是与龙吉有关。

    刚刚龙吉已匆匆回了瑶池之中,想换盛装、且禀告王母娘娘要正式拜师之事,王母娘娘派人来问,可否将龙吉拜师安排在大宴之上。

    那般较为风光。

    李长寿自是答应了下来,心底却在思量,龙吉今后会如何入劫。

    其他先不论,身为天帝之女,若无人算计,应不会被一句‘有缘’就委屈自己嫁给手下败将;

    若没人去说什么兴周是天命所归,强行给阐教、截教定下正邪之分,龙吉也不一定会死在大教倾轧之中,一缕元神上封神榜。

    这事,还挺关键。

    李长寿明显感觉到,今日还有不少暗流在涌动。

    地藏的贺词不知何时现身,而西方这次,不知是来跟自己贺喜,还是来给自己捣乱。

    轰隆隆——

    正如此想着,殿外忽听雷声阵阵,又见漫天祥云汇聚,天道之力越发浓郁。

    只见一队仪仗自高空缓缓落下,两排金甲战神开路,身着华袍的东木公踩着祥云而来,左手端着一道金光闪闪的天帝旨意。

    总算,正事来了。

    ……

    就在东木公现身,持着天帝旨意降临的一瞬;

    天庭某个角落的宅院中,闭目凝神的玉帝化身、天庭将领秦天柱,眼皮突然开始轻轻颤抖。

    因这具化身已暴露,玉帝并未再多用;

    但秉承着‘坚决不承认’的原则,玉帝没将这具化身消融,而是在宅院中闭门不出,稍后修修补补再改改,又能拉出来继续当第五号化身。

    此时,本不该醒来的秦天柱,却突然睁开双眼,目中金光闪耀,颇为锐利。

    “何人在此,胆敢擅闯天庭!”

    就听得一声轻笑,宅院角落中的一棵树下,有道虚淡的身影渐渐凝实,却是微胖身形、衣袍打着补丁,但面容有些模糊不清。

    此人做了个道揖,笑道:“陛下恕罪,贫道冒昧前来、隐藏行踪,只是为今日顺利见到陛下……”

    此时,这道人心底正自轻叹。

    【地藏当真是被水神钳制的太深,与天庭和谈,何必经过水神?】

    “西方教弟子?”秦天柱冷然问着。

    道人缓缓点头,笑道:“陛下可否给贫道半柱香……陛下?”

    秦天柱闭上双眼,身形突然崩碎,化作一堆金沙随风飘散。

    瑶池宝座上,玉帝睁开双眼,嘴角微微一撇,继续欣赏眼前歌舞,眼底带着几分笑意。

    西方教这些家伙当真愚蠢,还偷偷去找他弃用的化身。

    这要让长庚爱卿误会了怎么办?

    一句求见都欠奉,当真还活在梦里,还直接来与他商谈……

    当通明殿是摆设,当天庭这些神位都是无用,当他这个玉帝是什么山大王不成?

    侧旁,王母娘娘柔声问道:“陛下为何发笑?”

    “一些小事,”玉帝眯眼轻笑,怡然自得。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