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仙侠 > 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真相,只有一个!【中杯求票】

第五百三十九章 真相,只有一个!【中杯求票】

    晴天白日,南海上空的风儿,甚是喧嚣呢。

    自东向西的仙云上,赵公明仙识注视着安水城,故意放慢云头,小声问:

    “二妹,咋还非要去海神庙?直接去长庚住处不好吗?”

    “而今他备受关注,你我一言一行,都容易导致他身处被动。”

    云霄轻声道:“咱们去海神庙中与他相见,若他答应了此事,再一同去天外汇合。”

    “话虽如此……”

    赵公明扭头看了眼身后乾坤,仿佛看到了多宝打出来的虚空之洞,苦笑道:“这事,都凑个什么热闹。”

    云霄轻抿嘴角,略微有些无言,又忽得轻轻皱眉,看向了西天方向。

    那里,一朵白云带着三道身影,说笑间赶去远处的南海之滨凡俗大城……

    对方似也同时发现了云霄和赵公明的身影,双方都无遮掩,对方的说笑声顿时停了,与截教两仙隔空相对。

    略显尴尬。

    云霄仙子素云袖轻轻一摆,一抹白云将她身形遮掩,却是如此表态。

    来自于海神教主人家的从容。

    阐教来的三位神仙互相对视一眼,各自都有些迟疑,倒是太乙真人耸耸肩,当先一步驾云而出,朝着安水城海神庙落去。

    他们飞入安水城方圆三百里,李长寿的纸道人旋即被惊动。

    正在树下讲道的他,扭头看了眼灵娥,发现灵娥已被朵朵青莲环绕,小脸似熟睡时那般,恬淡中带着点纯真。

    挺好。

    ‘才这点道行,先消化消化吧。’

    李长寿轻笑了声,闭上双眼,心神落归安水城地下的纸道人库,选了一只天仙境后期的青年面容纸道人,赶去后堂等候。

    紫霄宫之后,李长寿下意识的开始选择青年纸人,且用与本体完全不同的面容。

    潜意识里想借此混淆视听,遮掩当日实际显露出的真容,达到虚实相间的效果。

    稳。

    还没见太乙真人身形,就听到了太乙真人那清润的嗓音:“道祖老爷亲定的主劫之人在哪呢?”

    李长寿双手揣在袖中,走到后堂门口,笑着回道:“师兄这是遛弯遛到了我这小庙?”

    “哪能。”

    太乙真人自空中现身,一身红袍、负手迈步而下,笑道,“也是受大师兄所托,来你这混个脸熟。”

    李长寿不由哑然。

    这太乙真人还真是够畅快,啥话明着来。

    玉鼎与黄龙自后方落下,黄龙真人遵循洪荒传统,先大笑一阵,借此掩盖些许尴尬,玉鼎却是直接开口道了句:

    “刚刚见云霄师姐似乎也来了。”

    李长寿眉头一挑,看向左右,云霄仙子的身形于百里之外的海边现身,与赵公明一同驾云向前来。

    果然,两教大师兄都‘出手’了……

    此时见到云霄仙子,李长寿心底其实略微有些失落,但他也能理解云霄仙子的难处,将这份失落轻轻抹去。

    于是静待片刻,等云霄仙子与赵公明到了,请双方一同入内,分左右于后堂入座。

    李长寿坐在正中主位上,安排神使过来奉茶,目光朝着侧旁探寻,与云霄四目相对。

    见她那如凝水宝玉般的眸子里写着少许歉然,李长寿心底的郁闷也彻底消散,心神又不自觉被她面容吸引。

    仙子就如云上诗,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美绝人寰。

    云霄今日的衣裙似乎格外用心,初看似是素白长裙,细看却能见这长裙各处绣着浅浅的岸芷与汀兰,与她身段最是贴合,既不减弱女子天成的曼妙,又不会流于俗媚。

    长发束起云鬓,玉钗流转仙光,两根流云发带混于青丝间,说不出的灵动飘逸。

    ‘她也确实有些为难了。’

    “咳!咳咳!”

    侧旁传来咳嗦声,李长寿扭头看去,制造噪音的始作俑者太乙真人,抬头看向后堂屋顶那张太极图的虚影。

    “风华秋月几时休,总归是私下看不够。”

    云霄仙子微微皱眉,目光扫过,太乙真人禁不住哆嗦了几下。

    李长寿笑道:“太乙师兄对诗词还有研究?”

    “只能说略懂,略懂,”太乙真人坐正身形,低头咳了声,“咱们,聊点什么?”

    赵公明抚须轻笑,道:“紫霄宫刚定下了大劫之事,自是要聊聊这大劫了。”

    玉鼎真人道:“似乎紫霄宫中,几位圣人不欢而散。”

    “也不能说不欢而散,”李长寿缓声道,“只是意见有些不统一,各自也不想多让。”

    话语一顿,李长寿轻声一叹,笑道:“两位师叔都是为各自弟子担心,这些其实无可厚非。

    在我看来,这次大劫虽要损道门而兴天庭,可这如何损,也是大有讲究。”

    黄龙真人眼前一亮,忙问:“长庚可有良策化解这般劫难?”

    “并未,”李长寿面露遗憾,“老师与两位师叔离开后,师祖将我留在紫霄宫中,与我言说了这次大劫之事。

    大劫注定发生,天地间的生灵之力也必须削弱,不然会在今后引动更大的劫难。

    此次封神大劫,西方教、阐教、截教入劫已是无法更改,三教与三教所属的仙道势力,必有损伤。

    但这个损伤有一个总量,只需将生灵之力降低到一个安全的水平线,就可无限期延缓真正的劫难降临。”

    玉鼎真人沉声道:“真正的劫难,是指九污泉?”

    “不错,”李长寿点头应了声,“情况比咱们想的都要严重,生灵业障、天地难负,若生灵与天地闹到只能存一的地步,那才是最大的劫。”

    赵公明抚须轻叹,“大劫。”

    “唉,”黄龙真人也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否会有一日与公明师弟斗法相向。”

    “咱们何不主动避战?”

    赵公明道:“若是你我都要下场在劫难中走一遭,两教还能有几人不沾劫运?这般情形,死伤定是已无法计算。”

    “确实,”黄龙真人一阵沉吟。

    太乙真人笑道:“咱们不必太过悲观,这不是有长庚在的?”

    李长寿:……

    捧杀吧这是?

    也不对,这大阴阳师现在还不明白大劫的威力。

    李长寿却道:“我也做不得太多,只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护下两位师叔钟爱的弟子。

    我这里给各位师兄透个底,师祖也已无法阻拦大劫降临。”

    几人顿时面色凝重了许多。

    云霄柔声问:“那封神榜上,最后可签了名字?”

    “并未,”李长寿摇摇头,“还是空白的,一旦入榜就要遭劫运缠绕,两位师叔自是不想签这榜。

    西方教两位圣人老爷倒是想签,却被玉帝陛下阻了。

    毕竟西方教与天庭处处为难,玉帝并不想用这般只会勾心斗角的臣属。”

    这话,已是暗示的十分明显。

    太乙真人嘀咕道:“那咱们先一步投奔天庭,岂不是可避开封神榜?”

    此言一出,几位道门高手再次陷入沉思,而后一道道目光落在李长寿身上。

    赵公明感慨道:“老弟你当真是……深谋且远虑,算计无遗漏。”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一切尽在不言。

    他总不能说,自己刚修行没几年就开始担心封神大劫,这些话便是对云霄、灵娥,也是不能直说的。

    倒不是怕自己暴露跟脚,毕竟已得了天道认可,只是单纯不想让她们有异样之感。

    太乙真人嘴角轻轻抽搐,“不会真有人觉得,咱们大师伯算不到这劫难?不会吧?”

    房梁上的太极图突然一颤,太乙真人瞬间道躯绷直、汗毛直立,坐在那一动不敢乱动。

    李长寿淡定一笑,将话题引到了如何躲避这次大劫上。

    太乙真人这张嘴,还真有可能引发道门血案。

    嗯,稍后去兜率宫拜访,还要请老君多炼制几颗‘封口球’,专克太乙的那种。

    闲聊半日后;

    阐教三位仙人告辞而去,截教赵公明也借故离开。

    李长寿见云霄似有些欲言又止,就主动开口,道一声:

    “可否留下多陪我一阵?师祖将这般重任直接压在了我身上,我最近压力有些太大了。”

    云霄仙子温柔颔首,目光依依。

    待赵公明走后,李长寿对云霄轻轻眨眼,指了指地下,云霄颇为无奈地‘嗯’了一声。

    于是,李长寿主动约云霄在凡俗城中走走,云霄答应一声,与他出了海神庙,踏入人来人往的街巷。

    绕过几处小巷、走过茶楼酒肆,一路都是李长寿主动开口,云霄仙子静静聆听,时不时也会关注一些凡人能工巧匠的杰作。

    直到一阵微风吹过,两人的身形在一处巷口突然化作两团云雾消散,躲在土洞中尾随的几名截教大弟子面面相觑。

    多宝道人纳闷道:“刚刚的障眼法,是云霄师妹做的?当真高明。”

    “从道韵看不是姐姐,”琼霄嘟囔着,“都看这么久了,大师兄你也该放心了,让姐姐跟我姐夫独处不行吗?”

    “就是,就是!”

    碧霄仙子道:“大师兄你是不放心我家姐姐,还是信不过我们姐夫?”

    金灵圣母也道:“咱们继续跟着也不像话,回吧,云霄师妹自是能处置好此事。”

    “不是,”多宝道人各种哭笑不得。

    刚才喊着追上来看看的,不是你们三个吗?

    琼霄碧霄也就算了,从远古至今都是调皮捣蛋惯了,一向正直的金灵师妹怎么也!

    “哎,行吧。”

    多宝道人摆摆手,“打道回岛,琢磨琢磨怎么约束同门、躲避大劫。

    唉,这次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上古时看巫妖大战热闹的很,如今也轮到咱们喽。”

    琼霄笑道:“大师兄不要担心,不说其他的,阐教有几位师兄师弟能应对咱们?”

    “也是这般道理,不过还是不能放松警惕,大劫毕竟是大劫,不好相与。”

    多宝缓声轻叹,驾着土洞渐行渐远。

    ……

    南海之滨,某处隐蔽的沙滩上。

    两道身影正并肩在林荫散步,云霄说了混沌海中重宝之事,李长寿不由一阵沉吟。

    通天师叔这是……几个意思?

    让自己暂时离开洪荒所为何事?

    想用宝物拉拢他?

    这还用拉拢吗?

    他此时本就有些偏向截教,且就算再拉拢,也不敢强行更改大劫之事。

    通天师叔此举必有深意,总不可能是安排他跟云霄一同外出旅游增进感情,更不可能是安排他们找机会生米煮成粽子。

    云云怎么可能这么主动!

    真相只有一个!

    截教是要做什么大事,所以让他先避一避!

    所以说,通天师叔到底是想做点什么?

    改变了战术思路,趁着截教是全盛的状态,召集众弟子、扛起诛仙四剑,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一路平推灵山、威压玉虚?

    嘶——

    还真有这般可能。

    李长寿沉吟几声,本是想开口问的更详细些,却见云霄脸颊泛着红晕,巧颜略带期待,薄唇时抿时松,不由多看了几眼。

    云霄视线挪向侧旁,柔声道:“你看我作甚,还未说是否同去。”

    “这个……”

    突觉微风拂面,道心泛起些微太清道韵,灵台震动、元神轻颤,一个大大的字眼就要凝……

    “去,我当然要去!”

    李长寿抢先一步出声答应了下来,心底的太清道韵如潮水般退去。

    云霄轻轻眨眼,小声问:“当真?”

    “当真!”

    李长寿笑道:“你我各做些准备,混沌海中凶险莫名,可莫要遭了算计。

    咱们定下一个外出的日子,你何时空闲?”

    “我自是、自是……”

    她不知怎么,突然就慌了心神,轻声道:“都有空闲。”

    李长寿双目中满是星光,笑道:“那咱们就定半个月之后,于东海天涯海角碰面,如何?”

    “可。”

    云霄轻轻咬着嘴唇,小声问:“你想看我穿哪般衣物?用何种发饰?”

    李长寿缓声道:“那自然是,每种。”

    标准答案,经典套路。

    “贫嘴,”云霄轻嗔半声,身形化作一缕云烟迅速消散,留下李长寿的纸道人在那一阵挠头傻乐。

    这纸道人遁入大地中,回返安水城地下纸道人库;

    李长寿的本体于小琼峰灵湖旁睁开双眼,眉头紧皱,一阵沉吟。

    这里面两个大问题。

    其一,截教到底有什么大计划?

    其二,去混沌海中,安全该如何保障?

    老师刚刚给自己下指示了,让自己去混沌海中一行,说明老师默(om)认了截教这次的大算计,且那宝物对他确实有增益。

    自己就这般不管截教?暂时退避?

    李长寿陷入沉思之中,刚想去密室中拜一拜老师的画像,就觉湖面出现些微异动,洪荒第一传信灵宝玄黄塔,以及真·强·乾坤尺,从水面缓缓升起。

    老师没有给太极图,说明自己前路应该不会有太多麻烦。

    混沌海虽凶险,但洪荒附近的混沌海受洪荒天地的影响,总体而言还算稳定,又有六圣威慑,那些强大的神魔纷纷退避。

    云霄道境本就极为高深,他最近也刚有所突破,两人联手便是遭遇到鲲鹏这种凶狠生灵,有玄黄塔相护也可全身而退。

    不过,还是不太稳妥。

    李长寿很快就有了决断,看了眼在旁正修行的灵娥,刚想将灵娥唤醒,面前的湖面又荡起些微波痕,离地焰光旗再次现身,将灵娥直接包裹了起来。

    谢老师!

    李长寿闭上双眼,开始操控纸道人在各处奔走。

    先去找玉帝请个假,言说自己想趁着大劫前的宁静,去混沌海中探寻一二宝物。

    玉帝自没有为难,还特意叮嘱李长寿多做些准备,混沌海中一切都有可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风险。

    什么乾坤大震荡、天地残骸、先天神魔后裔……

    李长寿面色凝重地答应了下来,将这次外出的安全问题,摆在了首要位置。

    出了天地,神权之力就如同摆设;

    离开天道笼罩的范围,功德和气运也就失去了作用。

    一切全凭自身实力!

    于是,李长寿准备了数百瓶灵丹,几乎将库存拿出了八成!

    又将自己琢磨的各类小玩意带在身上,底牌库更是一个不落;

    他还去兜率宫取回了已被老君重新炼制过、达到了全新层次的小戮神枪,并顺势请老君炼制伶俐的衣甲、杨戬的神枪、太乙真人的封口球。

    看了眼鸿钧道祖给自己的那枚石片,李长寿将其也随身带上。

    这上面记的是斩三尸之法,自己现如今还差几步,无法真的用上。

    思前想后,李长寿还是决定,将剩下的六滴祖巫精血也带在身上。

    ——此前他给了杨戬一滴共工之精血,又给伶俐用了半滴后土之精血,李长寿自身融了一滴共工精血、半滴后土精血。

    让道躯,变得稍微强力了一点点。

    而最最关键的,便是!

    半个月后,天涯海角。

    静心打扮了一番的云霄仙子隐藏在薄雾中。

    她当真从未尝试过,花费近半个月的功夫在修行之外的事情上,本是无垢道躯,却特意沐了花瓣浴,精挑细选了玉钗、简单却精致的盘发。

    那特意炼制出的长裙,自下而上由浅蓝渐变为纯白,束腰上的云绣花纹自是一针不差。

    她提前两日来到了此地,潜藏行踪,静静等待着,来往的仙人皆无法看透她的神通。

    距离约定的时刻还有半日;

    这时刻,自是李长寿开口说出‘半月之期’的时辰刻度。

    云霄仙子想着临行前,两位妹妹那有些无遮无拦的话儿,想着金灵圣母拉着她去了侧旁,偷偷交代的些许语句,禁不住就有些出神。

    她,当真……

    嗯?他的气息?已是到了近前。

    云霄仙子精神一震,连忙抬头看去,却见那天涯海角的石碑前,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自青烟中缓缓凝成。

    自是李长寿本寿。

    她心底一喜、双眸明亮,顿时要解开神通,现身相见。

    却见那青烟犹自不散,又……凝成了两道身影……

    “老师,金鹏这就化作本体。”

    “水神,你确定这次云霄仙子约你一同去混沌海,是为了寻宝或是其他事?”

    李长寿淡定地点点头,叹道:“我也不知,不过后面就劳烦金鹏与白先生了。”

    金翅大鹏鸟与白泽齐齐答应一声,前者立刻化作金鹏本体,飞到空中来回警戒,白泽也化作瑞兽的形态,身形快速缩小,化作家猫一般。

    李长寿对此,心底颇感满意。

    混沌海中五行不分,自己的遁术发挥有限,有一只跑得快的坐骑异常重要,金鹏就是最佳选择,若是遇到鲲鹏,说不定还能与鲲鹏比比脚力。

    白先生的神通也是颇为厉害,且白泽也说,他的神通在混沌海中也可适用,这就让李长寿安心了不少。

    危险预警系统有了;

    混沌海中的机动性得到保证了;

    现在,就等云霄仙子抵达此地,开始一场惊险刺激的混沌海冒险之旅了!

    身为男人,就是要照顾好自己的女伴,尤其是去这种危险的环境。

    李长寿嘴角露出了从容且稳健的微笑,而侧旁躲着的云霄,禁不住纤手扶额,不知该不该现身答应。

    ————————

    【PS:下一章明天上午七点五十定时,推荐两本同乡大神前辈的仙侠新书!

    荣小荣大佬的《大周仙吏》:穿越妖魅横生,群魔乱舞的仙侠世界,李慕开始真的只想苟活,可他无意中救了的小狐狸忽然口吐人言,说要以身相许……

    大神全金属弹壳新书《妖魔哪里走》:仙侠世界中鬼与诡案的故事。】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