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杰奇书屋,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杰奇书屋 > 玄幻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一百四十章 终得凶神尸!

第一百四十章 终得凶神尸!

    季默这家伙成婚还没到七年,怎么又跑过来了?

    仁皇阁总阁外围一处回廊中,吴妄与季默相伴而行,都是手拿折扇、或敲或扇,像极了两个年轻公子哥外出踏青。

    就是他们闲逛的位置,在其他年轻公子哥看来有些匪夷所思。

    毕竟仁皇阁总领人域内务,总阁更算是人域的权力核心地。

    “听闻你出关我就赶过来了,”季默笑叹,“我好不容易成一次婚,结果你未能过来,总归是觉得颇为遗憾。”

    吴妄笑道:“那你倒是把乐瑶带来,一同吃个便饭。”

    “她去忙碌岳父那边的事了。”

    季默轻轻摆着折扇,缓声道:“最近破日魔宗与其他宗门有些摩擦,她是少宗主,有时需代表宗门,与其他宗门的年轻一辈斗法。”

    吴妄道:“我此前刚看了最近几年的仁皇阁案宗,陛下于北境重创天宫众神后,宗门摩擦暴增了数倍,还呈不断增加的态势。”

    “唉,这大概就是祖母说的天宫阳谋吧。”

    季默笑道:

    “宗门摩擦其实不可避免,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冲突。

    只要不真的打出真火,也伤及不到宗门元气,有仁皇阁压着、各家大宗门也都知天宫阴谋,不会有什么大事。”

    “季兄你修为倒是增进得迅速,已经登仙境后期。”

    “她已经成仙了。”

    季默如沐春风地笑着,手中折扇摇晃、身形也轻轻摇晃,一脸得色:“双修之妙,妙不可言,言不可述,舒舒服服……哈哈哈!”

    吴妄着实没忍住一脚踹了出去,季默灵活地向前跳出半丈,还对吴妄一阵挤眉弄眼。

    “无妄兄,你也找个女子娶了吧!”

    “不成超凡,何以成家?”

    吴妄面露肃容,背负双手,昂首道:

    “如今,天宫针对、人域艰难,各位前辈苦苦支撑,人域后辈青黄不接。

    没有大家,哪有小家?

    本殿主一心修行,心中只有向前探索,争取早日成就超凡之位,能在人族未来的发展中,贡献自己绵薄之力!

    季兄,你格局掉了。”

    光,有光在闪耀。

    季默抬手遮着眼,不敢直视此刻那光芒闪耀的吴妄身形,随后面露惭色,对着吴妄做了个道揖。

    比不了,与无妄兄当真比不了!

    吴妄道:“季兄,我要严肃批评你几句,等会喝酒你自罚三坛!”

    “一定、一定……三坛是不是太多了点?仁皇阁的驴怕都不敢这么喝。”

    “怎么?成婚刚过三年,这就开始养身了?”

    季默对吴妄眨了下眼,吴妄当即给了他一个理解的表情。

    两人啧啧轻笑了几声,继续在回廊中逛荡闲聊,话题逐渐有失正经。

    两人几年没见,季默一听吴妄出关,就立刻赶来,与吴妄亲口言说自己与乐瑶大婚之事,将当日的情形与吴妄说了一遍,也就算吴妄亲临了。

    在吴妄住处喝酒时,季默问吴妄还回不回灭宗,何时回灭宗。

    吴妄喝了口果酿,叹道:“大概要十多年后才能回去,在仁皇阁中,始终感觉有些压力,不自觉就会考虑一些大事。

    还是在灭宗舒坦,每天想想怎么对外赚灵石、对内节省灵石,多自在。”

    “说起咱们灭宗的产业,”季默笑道,“可需我出手帮衬一下?

    我们季家在不少坊镇都有商铺对外出租,若宗门需要一些店铺的位置,可以直接让他们开口。”

    吴妄摆摆手,正色道:“这是两码事,公私不能混淆,你在灭宗做护法,就做好护法之职,不必多想其它。”

    “行,”季默端起酒杯喝了口,“等无妄兄你回了灭宗,我定要带乐瑶去灭宗住上几年。”

    “过来秀你们平日多恩爱?”

    吴妄哼了声:“你就好好陪尊夫人吧!灭宗上下,有几个信你这季家公子是真来做宗门护法的?”

    一旁端来新酒的林素轻笑道:“少爷,不少人觉得季公子来灭宗做护法,是为了做黑欲门的护法呢。”

    季默和吴妄对视一眼,各自大笑几声。

    不远处,东方沐沐正张开小手,追着那只倒挂乱飞的小耳鼠,玩的不亦乐乎。

    ……

    仁皇阁乃人域重地,季默并未久留。

    他与吴妄相聚,吃吃喝喝了两日,就带着几个护卫回返季家修行,备战成仙天罚。

    成仙、超凡两道天罚,或者说两次天劫,对于修士而言,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前者相对来说较为简单,只要有足够的积累就能稳稳通过。

    一件珍贵的、中等品阶守护元神的仙宝,就足以让登仙境巅峰、元仙境初阶的修士,稳稳渡过成仙天罚。

    但在超凡劫中,顶级守护元神类仙宝的效果也有限,主要还是要靠自身之道去硬抗。

    成仙天罚针对生灵本身,超凡天罚更针对修士之道。

    送走季默后,吴妄处理了几件刑罚殿的小案子,就被霄剑道人喊出了刑罚殿。

    这位刘阁主的高徒见到吴妄,就笑的春风得意、春风荡漾、春光满面。

    倒不是这位高手的自身境界又有突破到了霄剑道人这般境界,想突破主要是靠机缘,比如藏经殿中那几篇新增的修道大纲。

    吴妄所写那几篇经文,此刻只有人域顶尖数十高手参悟;

    人域高手自不能全体闭关,必须一批批轮着来,霄剑道人虽也是超凡境,但境界与大长老差不多,属于新晋高手,自是要排到后面几轮。

    他现在都不知那几篇经文之事。

    霄剑道人的好心情,主要原因还是……

    “哈哈哈,无妄殿主,我家师父闭关了!”

    “阁主闭关,为何感觉前辈如此兴奋?”

    “哈哈哈?贫道有笑吗?

    唉,这两三年也不知师父怎么了,没事就把贫道喊去揍一顿,还说总是有些手痒。”

    霄剑道人扶须轻吟,笑道:

    “师父闭关前叮嘱,让贫道负责陪无妄殿主练功,每隔一日与无妄殿主对练半日,咱们今日何时开始?”

    “这就走吧,”吴妄问,“阁主是在何处闭关?”

    “主殿中,”霄剑道人笑道,“无妄殿主的练功场,师父特意留出来了。”

    “阁主他老人家当真有心了。”

    吴妄含笑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与霄剑道人赶去了刘阁主的住处。

    可惜,泠仙子还在顿悟状态,没了笛声辅助,吴妄还有点不适应。

    两人自练功场站定,吴妄随手扯下衣袍。

    霄剑道人左手背负身后,右手并起剑指对着侧旁轻划,背上长剑自行飞去角落。

    这道人笑说:

    “师父叮嘱过,让贫道多打起几分精神,万不可小觑无妄殿主的攻势,更不能在陪练时伤到无妄宗主。

    无妄殿主放马过来吧,不必担心贫道如何,贫道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前辈,刘阁主对您无比信任,我便不瞒前辈了。”

    吴妄轻轻吸了口气,额头缓缓浮现出紫色的半圆月印,自身气息从前一瞬的松松垮垮、软绵无力,转瞬变得无比凌厉。

    地下练功场的光线本就有些昏暗,此刻吴妄站在霄剑道人数十丈外,背后宛若出现了道道黑影。

    霄剑道人挑了挑眉,右手剑指一震,一抹三尺长的气剑凝于指尖。

    吴妄身周各处浮现出了两层金光,底层金光凝成了一只只金鳞,外层金光凝成那全身的宝甲。

    他一步踏前,六面大阵阵壁仙光闪烁不定,隐隐若一条苍龙盘踞于阴影之中。

    “前辈,请赐教。”

    霄剑道人指尖气剑剑芒吞吐,身周包裹一二气旋,似随时都会御风而去。

    “来。”

    吴妄身周金银双色光亮爆闪,身形直冲而来,背后留下道道残影,毫无花哨地正面一拳。

    霄剑道人暗道要命,差些被吴妄夺了声势,好在自身也算身经百战,剑指向前一点,拽出数十丈剑芒,对吴妄当头斩落……

    片刻后。

    吴妄盘坐在平坦的地面,身下的大阵将一缕缕星光与纯净的灵气汇入吴妄体内。

    因为发现霄剑道人的剑势没有预想中的凌厉,护体金甲已在此前斗法中,被吴妄收回了灵台。

    有一说一,霄剑道人这个陪练,质量明显不如刘阁主。

    他面对吴妄时,虽然也能做到收放自如,但少了一些‘举重若轻’的味道;

    主要是揍吴妄的时候,打的疼、伤不重,无法起到松筋活骨的效果。

    当然,能有这般陪练就算不错了,也不能挑三拣四。

    吴妄心底如此安慰着自己,努力汲取星辰之力淬炼自身。

    而霄剑道人……

    他正坐在三丈外,双手插在长发中,双目有些直愣,面色有些灰暗,从元神到仙躯都演绎着四个大字怀疑仙生。

    霄剑道人皱眉看向吴妄;吴妄身周闪耀着银白色光亮,英俊的方正面容无悲无喜。

    霄剑道人继续低头出神。

    其实听到师父、阁主、敬爱的义父说,让他来给吴妄做陪练,霄剑道人最开始是有些抗拒的。

    尤其是,当师父说出,师父此前一直在给吴妄陪练,霄剑道人这个做弟子的,心底总归是有些不服气。

    师父都没陪他练过几次剑!

    但此刻、此时、在此地,霄剑道人心底已没了这些情绪,又抬头看来眼吴妄,不禁在心底嘀咕:

    ‘这到底,什么品种?’

    登仙境的道境,真仙境的神念,能硬抗天仙一击的身躯,还有那个糟糕的年纪。

    他刚才清晰地在吴妄身上感受到了,类似于先天神神力的力量,人域修行法修出的法力,纯粹的星辰之力……

    这些力量没有互相对冲,反而一层又一层加持在了他的躯体上。

    单凭身躯之强横,刚迈入天仙境的灵修、体修,根本不是此时这无妄子的对手!

    更别说,还有那些精湛的搏杀之法!

    甚至,与吴妄近身搏杀时,霄剑道人几次都因吴妄变招太快,自身要后退一两步。

    差点逼他用出最新的寒光十一剑了!

    霄剑道人看着吴妄,想到了那些已足够惊艳人域的青年才俊们,又想到了自己在这般年纪时意气风发、谁都不服,不由一声长叹。

    吴妄睁开眼,满面肃容,低声道:“前辈,怎么了?可是我哪里表现的太差?”

    “不不,你挺好的。”

    霄剑道人连连摆手,“先歇息吧,慢慢恢复,贫道也没急事要做,咱们慢慢切磋就是。”

    “有劳前辈了。”

    吴妄拱手道谢,继续闭目调息,依靠着此地布置的大聚灵阵,快速填充身体此前的消耗。

    又过片刻,吴妄跳起身来,龙精虎猛、气息充盈。

    霄剑道人立刻站起身来,手中多了一把木剑。

    “来,贫道也捉摸了一下该如何帮你锻体,你这次可要忍着痛。”

    “前辈尽管出手,喊一声疼,就算我无妄子丢人现眼!”

    “善!”

    霄剑深吸一口气,与吴妄四目相对,两者契机牵引,又近乎同时前冲,唰唰两声自原地消失不见,化作两团光影极快地对撞……

    深夜。

    吴妄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住处,坐进了林素轻准备好的药浴中,咬牙发出几声闷哼。

    不疼!

    ……

    霄剑道人陪练了三个月,吴妄不只是抗打击能力进一步增强,对疼痛的忍耐力也提升了许多。

    这夜,刘百仞突然在地下现身,中止闭关感悟来见吴妄。

    霄剑道人见到自家师父后,着实松了口气,当真感觉肩上卸下了一副重担,向前行了一礼,立刻就要溜人。

    “去哪?”

    刘百仞抬手摁住霄剑道人的肩头,径直将他拽回面前,扔到了吴妄身旁。

    刘阁主道:“你们练的不错嘛,为师还要继续闭关体悟,此次出关是来给无妄子发点供奉,都跟我来吧。”

    霄剑道人嘴角轻轻抽动了几下,叹道:“师父,弟子其实教不了无妄子什么。”

    “你就陪他练练手,他这悟性,还用咱们指点?”

    刘百仞背着手走在前方,带着他们朝地下练功场的角落而去,又道:“这也是陛下的旨意。”

    “那弟子领命,”霄剑道人顿时挺胸抬头,笑道,“师父您早说就是了,若是陛下给的任务,弟子莫说陪练,让无妄子砍弟子几剑都无妨。”

    刘百仞笑而不语,走到角落中的石壁前,双手缓缓前推。

    前方石壁浮现出数层仙光,显露出一面圆盘,露出了两个掌印。

    刘百仞将大手摁了上去,哼着轻松的小调,那圆盘轻轻震颤,石壁上浮现出了一口浅蓝色的旋涡。

    旋涡中传出了苍老的嗓音:“谁?”

    “本座,刘百仞。”

    那嗓音回道:“刘阁主,准许入内。”

    那旋涡绽出绿光,将刘百仞、吴妄、霄剑道人一同笼罩,将三人拽去了一片灰蒙蒙的天地。

    吴妄此刻只感觉头皮发麻。

    几个意思?刘阁主这是几个意思?

    这么严密的‘安保措施’,防谁呢?

    他正要冷哼一声表达不满,却立刻被眼前的奇景所吸引,看向了这片狭小天地的正中位置。

    此地不辨方位、无日月星辰、大道不显,像极了吴妄曾在古籍中看到的,被顶尖强者用大神通开辟出的‘小世界’。

    这小天地的正中有一座大殿悬浮,大殿没有任何门户;

    殿顶坐了十几道被灰气包裹的身影,此刻一人站起身来,对刘阁主做了个道揖。

    大殿下方探出一根根铁链,将那九头、九尾的巨兽尸身完全缠绕。

    垄侄,又称蠪蚳。

    时而会有青色仙光自铁链上滑过,似乎是在保持着这凶神尸身的神力不散,而在那九颗狐首额头,各有一朵白色的小花绽放。

    刘百仞缓声道:“无妄,本座之前答应过你,一年给你一成。”

    啧,倒不是‘一年给你剩下总神力的一成’了。

    “此时已过数年,本该直接给你五成神力,但本座仔细推算,你恐怕一成也容纳不了。”

    刘百仞抬起左手,对着一颗狐首轻轻一招,那朵白色小花缓缓飘来,那颗数十丈直径的狐首直接化作粉末消散。

    霄剑道人赞道:“这是咱们陛下的神通,厉害吧。”

    吴妄含笑点头,目中满是热切。

    那朵小花落在刘百仞掌中,刘百仞右手掐出几道符印,让这小花下方多了一只‘土盆’,这才递到了吴妄手中。

    花盆刚入手,吴妄浑身就哆嗦了下。

    面色泛红,双目精光乱闪,总有种要将此物一口吞下的冲动。

    神力,精纯、浓郁,与星神神力相近、略低级,却如此浩瀚、如此丰沛的神力!

    发达了!

    什么十凶殿,什么神子血脉,什么血池!

    与之相比,无外乎山川溪流比之百里大泽!

    刘百仞温声道:“你不要着急吸纳,一年内能接纳这些凶神神力就不错……”

    咻!

    吴妄胸口有光芒闪烁,那朵小花径直消失不见,只留下那花盆化作仙力崩散。

    三人齐齐愣在那,吴妄扒开衣领,露出了那从未离身过的项链;

    项链散发出莹莹光亮,一缕温暖的气息汇入吴妄身体。

    “这?”

    刘百仞眉头紧皱,盯着吴妄胸口的项链。

    吴妄将项链扣住,此刻已察觉出那份气息是什么。

    精纯的神力,与星神神力同阶的神力,持续、稳定,如同细雨滋润万物般汇入自己四肢百骸!

    吴妄突然意识到,这项链是自己年幼时所见,母亲从不离身的宝物。

    此前觉得母亲只是普普通通的七日祭之首,觉得这宝物顶多算是一件仙宝,能让自己与母亲时刻保持联络。

    此时再想想母亲显露出的身份……这项链,绝非普通宝物!

    霄剑道人抬头看向天空,嘀咕道:“为何突然多了一颗星辰。”

    那星辰却随之隐去,吴妄心底泛起母亲的一声责怪:

    “这般夹杂了众生怨念的低阶神力,也不怕吃坏了肚子,坏了你的底子。”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